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重生之千金難惹
重生之千金難惹 連載中

重生之千金難惹

來源:google 作者:張希洛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張希洛 邢書宇

爹,娘,你快醒醒,不要丟下我!張希洛宛如被嚇呆的人偶一般,痴痴的跪在地上,一雙眼睛瞪得通紅,顆顆晶瑩的眼淚順着她的臉頰滴落在地,自己的父親一身廉潔,怎麼可能會犯下如此大錯,這一切必然有人陷害!而地上的丞相夫婦二人,攜手赴死,已經變成了一雙冰冷的屍體親手促成這一切的罪魁禍首臉上卻掛上了得意的笑容,沒有人能夠想到,這個人就是張希洛朝夕相處了七年的夫君,當朝太子邢書俊!希洛,你不要太難過了,要為肚子里的孩子着想邢書俊緩緩地向前伸出手,這是一個絕美帥氣到幾乎令人窒息的男人,哪怕臉頰上帶着滴滴鮮血,也依舊宛若天人只是,此時此刻,張希洛在看到他的一瞬間,便不由自主的往後退然而,就在這時,她的肚子卻傳來一陣的絞痛,有什麼東西,好想要破土而出,孩、孩子要生了看着眼前的男人,張希洛忍不住開口哀求,書俊,求求你,救救我,救救我們的孩子張希洛臉上的五官已經痛到扭曲,可是還在苦苦的哀求,希望眼前的男人能夠念在七年夫妻情分上,留下他們的孩子然後眼前的邢書俊示卻在她撲上來的一霎那,一腳將她狠狠地踢開張希洛的身體順着一條直線滑出去展開

《重生之千金難惹》章節試讀:

「小姐,可有哪裡不適?」琴兒和另一名丫鬟端着洗漱的東西進屋來,見張希洛起了,琴兒連忙把手上的物件放下,急急地奔到張希洛跟前。
張希洛狐疑:「沒有啊,怎麼了?」
琴兒似是不相信一般,上上下下地打量了張希洛好幾圈,見她正常得很,才終於鬆了口氣。
「那就好,我還以為小姐和王爺一樣呢。」琴兒道。
「王爺怎麼了?」張希洛摸不着頭腦,又有兩個丫鬟送東西進來,說是邢書宇命人給她準備的衣裳,聽見張希洛這話,其中一個年紀比琴兒大不得多少的丫鬟便忍不住偷笑起來。
「王爺今晨起來,瞧着渾身都不太舒服,像是沒睡好。」琴兒繼續答着。
張希洛一聽,登時就感覺坐不住了!
她方才就奇怪,今天早晨進進出出送東西的嬤嬤丫鬟們怎麼都笑得暗含深意,敢情是因為邢書宇!
昨夜邢書宇睡在暖閣,睡得不好也在她意料之中,可王府里的人並不知道邢書宇是因為睡在暖閣才沒睡好,怕是都想歪了。
張希洛目光往暖閣掃去,茶桌已經重新擺好了。既然丫鬟們都不知道,想來是邢書宇擺的,為了不讓府里的丫鬟下人們瞎猜。
今晚還是她睡暖閣吧!
張希洛覺得自己有點臉熱,忙岔開話題:「更衣吧。」
「是,小姐。」
「主子已是十三王妃,怎得還叫小姐?」一名約莫五十歲出頭的老嬤嬤從屋外進來,聽見琴兒對張希洛的稱呼,眉頭微皺起來,語氣也略有不悅。
張希洛聞言抬頭看去,見是昨天見過的王府後院管事的魯嬤嬤,似乎對她帶着些許隱約的不善。
琴兒愣了一下,隨即改口:「是,奴婢為王妃更衣。」
張希洛注意到另一個丫鬟在魯嬤嬤進屋後就低下了頭,忍不住看向她。
魯嬤嬤見狀,將那丫鬟往前推了推:「王妃,這是翠玉,平日里負責洒掃什麼的,是個踏實穩重的。」
「奴婢翠玉,見過王妃。」翠玉畢恭畢敬地行了個禮,看起來確實不錯,但張希洛卻隱約覺得翠玉的恭敬似乎不只是因為她這個王妃,而更像是因為魯嬤嬤在這裡。
張希洛目光從翠玉身上移開,沒有深究,見屋外艷陽高照,道:「什麼時辰了?」
「回王妃,剛過巳時。」魯嬤嬤一邊看着琴兒替張希洛更衣,一邊答。
原來已經巳時了。
今日是北邊察哈爾部落的使者進京的日子,前世是由邢書俊和邢書宇共同接待的。
張希洛還記得清楚,察哈爾使者中有一人在進京途中染了重病,按規定本應不予進京,但前世,邢書俊以使者身份特殊、不得怠慢為由,讓這名使者進京,並讓太醫為其診治。
其後不久,京中忽然就有了一場時疫,染病而死的人眾多,支持邢書宇的一部分朝臣認為與這名重病的使者有關,邢書俊卻稱這是無妄指責。
那場時疫對邢書俊影響不大,但卻令京城許多百姓遭殃,也暴露了支持邢書宇的朝有哪些,這些朝臣在前世里,暴斃和無故失蹤者有好幾人。
現在想來,一切都和邢書俊脫不了干係。
張希洛想提醒邢書宇,千萬不可讓那名使者進京。
「王妃可是有事要辦?」琴兒為張希洛更衣完畢,抬頭見她神色有些凝重,不禁問道。
張希洛點點頭,看向魯嬤嬤:「嬤嬤,王爺可在府中?」
魯嬤嬤本正欲離開,聞言停下來:「王爺半個時辰前已出府了。」
「可是去了公衙?」張希洛記得邢書宇此時是在禮部掛職。
「這老奴便不知了。」
張希洛點點頭:「與門房通報一聲備車,我要去王爺公衙。」
張希洛趕到公衙時,正巧遇上從公衙里走出來的邢書宇。
見邢書宇一身官服,身後還跟着一眾人等,顯然是要出發去接使臣進京,心裏略微鬆了口氣,總算是沒有錯過。
「洛兒?」邢書宇見張希洛出現在此地,神情有些訝異。
「王爺,你們這是要出城嗎?今日是不是有察哈爾部的使臣進京?」張希洛朝邢書宇身後看了一眼,沒有看見邢書俊的身影,便先確定今日的事情是否與前世一致。
邢書宇眉眼間露出疑惑,點點頭:「是的,城外十里亭驛站已有人來報。你怎麼知道?」
張希洛上前貼近邢書宇的耳朵:「你要提防着邢書俊,要是今日有與律法禮制不符的事情發生,千萬不能姑息。」
她不能說得太清楚,並沒有把察哈爾部的使臣有人染病的事情直接告訴邢書宇。若是邢書宇問起她如何得知使臣染病的事,她便不好應對了。
「與律法禮制不符?洛兒,你可是聽說了什麼?」邢書宇還想追問,張希洛卻好像忽然看到了什麼,朝後退了一步與他拉開距離。
邢書宇順着張希洛的目光看過去,便看見邢書俊從公衙斜側前方的一個路口走出來,神情還似乎有些不佳。
洛兒是看見邢書俊,所以和他保持距離?
邢書宇眸色略暗,臉色微僵。洛兒就這麼在乎他么。
張希洛不知道邢書宇心中所想,只是顧慮到,若是今日邢書宇妥善處理了事情,邢書俊的計劃落空,追查起來若是發現是她提醒了邢書宇的話,於她的計劃而言並無半分好處。
所以她要謹慎些,不能讓邢書俊察覺。
「王爺,那你們出發吧。」張希洛餘光瞥見邢書俊看見了自己,不等他說話,便拉着琴兒退到了一旁,還低下頭來,刻意裝作看不見邢書俊。
見張希洛一副生人勿進的樣子,還對自己視而不見,邢書俊覺得一股無名火猛地躥上心頭,冷聲道:「出發!」
說完,邢書俊便上馬,快邢書宇一步,帶着人馬離開了公衙。
邢書宇側目看張希洛一眼,張希洛忙不迭再次提醒:「王爺記着,一定要嚴格依律令法制行事。」
邢書宇點頭,遞給她一個肯定的眼神,便也帶着人馬出發了。
張希洛站在原地,目送着邢書宇一行人朝城門而去,手心緊緊地攥着帕子,知道邢書宇不會讓她失望。
忽然,一道輕柔的女聲帶着濃濃的怨毒從身後傳來。
「張希洛,你是否故意害我!」

《重生之千金難惹》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