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正三品貴嬪的頭冠
正三品貴嬪的頭冠 連載中

正三品貴嬪的頭冠

來源:google 作者:臧楠菡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崇文公 沉淅 現代言情

…」皇帝話還沒說完,我主動取下了正三品貴嬪的頭冠,一頭自然卷的黑髮落下——頭髮和人一樣,就是這麼不走尋常路「臣女,崇文公玉離之女,玉子珩崇文公玉離,十七展開

《正三品貴嬪的頭冠》章節試讀:

…」皇帝話還沒說完,我主動取下了正三品貴嬪的頭冠,一頭自然卷的黑髮落下—頭髮和人一樣,就是這麼不走尋常路。
「臣女,崇文公玉離之女,玉子珩。
崇文公玉離,十七歲連中三元,任翰林院編修,十八歲擢御史台,三年,外放通郡,值向梁大亂,姦細奪堪輿圖予突厥,都督畏罪潛逃,敵軍將至,駐軍嘩變,太守攜妻女跳井自殺,玉離自通郡馳援,言」死戰不退」,三日後援軍至,而玉離屍骨分離,突厥鐵蹄踐踏,死無全屍!
向梁至京師三千餘里,項梁守軍奉玉離衣冠而還,百姓設路祭三千餘里,哭喊震天。
先帝親往弔唁,追封崇文公。」
「這就是皇上口中的」能言善辯,罵死過御史」的家父崇文公。」
我抬頭直視皇帝,甚至懶得掩飾我的鄙夷:「臣女,請皇上慎言。」
皇帝用手指着我,羞憤讓他的手指都不由得顫抖。
他嘴巴張了兩次,最終什麼也沒說,甩袖子走了。
福寶過來扶我,沉淅關切地看着我。
我淡然一笑,「咱們背到哪兒了?
陳巡子季後面是什麼來着?」
沉淅小腿肚子還在微微顫抖,哆嗦着說:「陳季兒子是誰,真的不重要了……」皇帝沒再提把沉淅接回去養這事兒。
甚至由於我站在了道義的最高點,他沒法朝我發火,故而大大斥責了衛昭儀一頓。
我教育沉淅:「知道他為什麼不敢朝我發火嗎?」
沉淅估計想脫口而出因為你太凶惹,好在他壓抑住了這危險的想法。
「因為他不能。」
皇帝可以懲戒羞辱妃嬪,卻絕不能打趣為國捐軀的忠臣。
除非他已經放棄自我準備當個昏君。
這一點,我不用說得太直白,沉淅已經能夠明白。
因為他現學現賣,很快就幹了一件非常給我長臉的事情。
歲末大寒,內命婦同外命婦每年都要例行捐糧開粥棚,這博名聲的好事兒自然是太后牽頭淑妃實操,其餘貴婦出錢出力,正所謂有錢的捧個錢場,沒錢的借錢捧個錢場。
那日三品以上的內外命婦齊聚一堂,好生熱鬧。
我帶着沉淅一出場,夫人太太們便對着沉淅好一頓誇,說沉淅有福相」就是胖」,又誇他像我,長了一副聰明相。
摸着良心...

《正三品貴嬪的頭冠》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