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虞清歡淇王
虞清歡淇王 連載中

虞清歡淇王

來源:外網 作者:皇叔寵我入骨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玄幻魔法 皇叔寵我入骨

和他先婚後愛,我把他當朋友,他卻寵我入骨,我到底該不該從了他呢?展開

《虞清歡淇王》章節試讀:



「皇叔寵我入骨net」!
「你聽說沒?梁王遇刺了!手法與秦侍郎遇到的一模一樣!」
街頭巷尾都在談論此事,才沒多久,便如邪風般刮遍京城大街小巷。
與此同時,虞寅跪在元武帝面前,聲淚俱下地道:「陛下,家父命不久矣了。」
元武帝沒有說話,靜靜地望着他,那雙深邃的眸里,似乎有了計算。
虞寅邊擦淚邊道:「虞家實屬冤枉,父親為官多年,雖然不至於兩袖清風,但卻知道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他怎會去打陪葬品的主意?」
「就算虞家窮瘋了,也不可能幹那種事情!畢竟陪葬品都是造了冊的,根本沒辦法脫手,虞家何必冒着如此大的風險,去盜竊換不了銀子的陪葬品。」
「此事對父親打擊甚大,回到家後便一病不起,大夫說沒幾日可活了。」
元武帝凝着他,眼眸如寒潭般深不見底,聲音卻淡漠得令人絕望:「然後呢?」
虞寅面色一僵,生怕元武帝察覺他的異常,連忙以袖掩面,繼續啜泣:「還請陛下屏退左右。」
元武帝揮了揮手,盧公公領着左右退下,元武帝放下手中的摺子,靠在椅背之上,居高臨下地道:「有什麼目的,你就說吧!朕空出時間來見你,不是聽你賣慘的。」
虞寅放下掩面的袖子,擦了擦眼睛,收拾了一下表情,這才道:「陛下,陪葬品被盜不是小事,想必陛下也不願意大動干戈,希望能儘快結束此事,畢竟鬧大了有礙皇家顏面。」
虞寅說著,偷偷瞄了一下元武帝的表情,見元武帝似笑非笑地望着他,不怒而威的氣勢撲面而來,這讓他心裏有些打鼓,但還是硬着頭皮說道。
「陛下,雖然盜竊陪葬品一事非虞家所為,但虞家願意承擔這個責任。」
「哦?」元武帝笑了,「朕很好奇,是什麼原因讓虞家甘願承擔這抄家滅族的大罪?」
虞寅誠惶誠恐地道:「陛下,父親已沒有多久可活,如今他只有一個心愿,那就是希望他流落在外的孫女兒,能夠認祖歸宗。」
「父親為虞家操勞一生,臣不想讓父親帶着遺憾離世,所以寧願背負這抄家滅族的大罪,也要成全父親的心愿。」
元武帝拿起桌上的茶盞,放到嘴邊呷了一口,這才淡聲道:「你虞家想認女兒就去認,你到朕面前同朕說這些做什麼?」
虞寅小心翼翼地道:「陛下,在這天下,此事只有您能辦到,臣只能求到陛下跟前。」
元武帝笑了,笑容有些讓人捉摸不透:「你說說,你虞家流落在外的女兒,是何人吶?為什麼只有朕能讓她認祖歸宗?」
有的人,哪怕是在笑,也能讓人毛骨悚然,而元武帝就是其中之一。
虞寅擦了擦額上的汗,顫聲道:「那人是淇王妃曾經的貼身婢女,如今淇王妃的義妹,名喚小茜。」
「臣斗膽猜想,昔年楚氏為護住淇王妃,用自己的女兒與淇王妃互換了身份,讓本該是陸家人的淇王妃成為了虞清歡,而讓真正的虞清歡成為了一名丫頭。」
「那小茜與臣的兄長長得一模一樣,加上後來淇王妃認祖歸宗後,便立即將小茜收為陸家義女,她這樣做恐怕是為了補償小茜,由此可以見得,小茜便是我虞家流落在外的孩子。」
「陛下,臣一家上下都中了毒,已是不能生育,如今只有小茜這一根苗可以傳宗接代,家父盼望着小茜回家,不然他死不瞑目啊陛下。」
「呵呵……」元武帝聽完這一番話,忽然低低地笑了起來,緊接着大笑出聲,他緊緊地盯着虞寅,笑了好長時間,這才歇止。
「虞侍郎,你打的如意算盤,朕在你眼裡就是那麼好矇騙的么?」
虞寅連連請罪:「陛下息怒,臣不知陛下所言何意啊!」
元武帝起身,緩步走到虞寅身邊,語氣冰冷:「首先,無論你虞家擔不擔下這個罪名,梁王最終都會讓你們擔下,你竟還好意思用這事來同朕做交易,當真是臉皮夠厚的啊!」
「其次,你虞家想借淇王翻身,故意攀扯淇王妃的義妹,一旦朕同你做交易,讓那小茜成為虞家人,淇王府可以對你虞家見死不救,但不會對小茜見死不救,到時候為了小茜,一定想辦法保全你們。」
「最後,誰說朕覺得陪葬品被盜是打朕的臉,是丟皇家顏面了?朕可以藉此事把朝廷的污濁清掃一遍,何樂而不為啊?」
「虧你還敢想打朕的主意,讓朕成為保全你虞家的棋子,你真是自不量力。」
「回去告訴令尊,別試圖揣測朕的想法,這已經不是他的天下了,朕不搞權力制衡那一套,也不會為了所謂的朝野和平允許自己藏污納垢。」
「老了的人就該服老,趁還有命在時安享晚年,把天下交給年輕人,不是每一匹垂垂老矣的馬都有老驥伏櫪志在千里的命,已經衰老枯朽的人,就別試圖掀起什麼風浪了。」
一番話,如同黑白無常的催命符咒,把虞寅嚇得無法出聲。
這一刻,虞寅才明白,眼前的元武帝雖與先帝為父子,但卻不是同一個人,在先帝那裡行得通的手段,在元武帝這裡根本無路可走。
虞寅顫顫巍巍地站起來,自嘲地笑了笑:「陛下,您這是要放棄虞家了嗎?」
元武帝道:「怎麼?有意見?」
虞寅難以置信地看着元武帝:「陛下,家父一生兢兢業業,曾為這個國家立下汗馬功勞,等他老了,干不動了,您說舍就舍嗎?」
元武帝冷笑:「虞謙為大秦盡忠這些年,難道他就沒有得到相應的回報嗎?『位極人臣,功高今古』,這是以往十數年來外人對虞家的評價。」
「虞謙付出勞力,先帝給予他風光與榮耀,這是君與臣的互利關係,如今虞謙不中用了,你卻還到朕面前跟朕要體面,哪艘大船上會養沒用的水手?你倒是與朕說說。」
虞寅還想說什麼,卻被元武帝搶了先:「下去吧!這是朕最後給你虞家的體面了。」
「是,陛下!」虞寅失魂落魄地離開,看起來潦倒又窘迫。
元武帝望着他踉踉蹌蹌的步伐,面上沒有任何錶情。
坐在這冰冷的椅子上,他就像握住舵的船長,駕駛着國家乘風破浪。
他想正確地判斷情況,就必須時刻保持清醒,不能感情用事。
他的任何言行,都決定着這個國家的未來,他必須冷靜地權衡利弊得失。
虞家沒有利用價值了,他就得捨棄。
這或許很不近人情,但帝王無需有太多感情。

《虞清歡淇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