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葉珍珍齊宥
葉珍珍齊宥 連載中

葉珍珍齊宥

來源:外網 作者:王爺獨寵俏丫頭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玄幻魔法 王爺獨寵俏丫頭

葉珍珍成了靖王齊宥的通房丫頭,所有人都說她出身太低,王爺早晚會膩了她。 某小廝:珍珍別怕,等王爺膩了你,就把你賞給我做媳婦! 某侍衛:珍珍,等王爺不要你,我想養你一輩子! 珍珍翻了翻白眼:她有的是銀子,等王爺膩了她,她就自己贖身,出去買鋪子當包租婆,才不要嫁人呢。 三年後,她的小金庫都裝滿了,齊宥似乎還沒有膩的跡象……。 再過三年,看着手裡被封為正妃的聖旨,葉珍珍一臉懵逼,說好的會膩呢?展開

《葉珍珍齊宥》章節試讀:

芳華宮裡,李嬤嬤在丫鬟攙扶下進來了。 這幾日她來回奔波,真的很累。 不過,一聽說女兒不好,她便火急火燎的趕了過來,只是這胳膊腿都有些疼了。 「嬤嬤快去瞧瞧,嫣兒她今日一早起來便沒有精神,剛才突然暈過去了,也不知是何緣故?」皇帝急聲道。 「是。」李嬤嬤應了一聲,連忙坐到榻前的矮凳子上,替惜妃把脈。 「皇上,娘娘的蠱毒爆發了。」片了之後,李嬤嬤放下了惜妃的手,轉過頭看着皇帝,白着臉說道。 皇帝聞言臉色也很蒼白。 「奴婢原本以為蠱毒已經暫時被壓制了,可看娘娘的脈象,蠱毒徹底爆發了,這蠱毒會在最短的時間內吸光娘娘的精氣神,到時候娘娘會……」 「會如何?」皇帝顫聲問道。 「會只剩下皮包骨頭,宛若骷髏,自然也活不下去了。」李嬤嬤心中無比悲哀,面上卻得強壓住心裏的痛苦。 她原本以為,自己可以壓制蠱毒,起碼能得到南疆那邊送來巫醫,可如今看來,怕是等不及了。 「還有多久?」皇帝沉默許久後問道。 「回皇上的話,最多還有幾日,前提是奴婢繼續施針為娘娘壓制蠱毒,但也不一定有效果,而且……」 「嬤嬤有何難處?」皇帝連忙問道。 「回皇上的話,奴婢這幾日有些不適,手握不住銀針,無法替娘娘施針。」李嬤嬤一臉為難道。 因為女兒的病情急轉直下,李嬤嬤這些日子心急不已,她本就七十多歲的人了,因為醫術高超、養生有道的緣故,瞧着一直很年輕,腿腳也利索。 可再怎麼著她也是上了年紀的人了,因為連日操勞又擔心的緣故,已有輕微的中風之兆,她是不能再握銀針了。 「來人,去太醫院叫幾位會施針的太醫過來,聽李嬤嬤吩咐。」皇帝連忙吩咐道。 「是。」小太監梁儉應了一聲,連忙要去傳旨。 「皇上,奴婢的醫術乃不傳之秘,每一代只有一位傳人,奴婢當初對師尊發誓,除了弟子絕不外傳,更何況……那些太醫施針的手法和奴婢用的也不一樣,稍有不慎,不僅壓制不住娘娘體內的蠱毒,還會讓娘娘提前毒發。」李嬤嬤連忙說道。 皇帝聞言眉頭緊皺。 心中對太子愈發不滿了。 若不是太子剛愎自用,身為監軍卻不斷發號施令,導致大軍戰敗,又豈會連個巫醫都弄不回來? 「就沒有別的法子了?」皇帝沉聲問道。 「回皇上的話,奴婢有一傳人,她原本是康慈宮的宮女,後來靖王殿下出宮自立門戶時,太后娘娘將她賞給了靖王殿下……」 還不等李嬤嬤把話說完,皇帝便吩咐道:「來人,去靖王府把人宣來。」 李嬤嬤聞言心中一沉,她沒料到皇帝這麼著急。 說實話,要不要讓葉珍珍進宮,她也糾結了很久。 她不想讓葉珍珍的臉暴露在眾人面前。 她怕葉珍珍的身份暴露後,皇帝會要她的性命。 「皇上,奴婢派人去請吧,順便讓人囑咐她一聲,讓她帶着奴婢當初給的銀針。」李嬤嬤連忙說道。 「好。」皇帝倒也沒有在意那麼多,只要把人弄進宮來就行。 「讓她快些進宮,惜妃等不起。」皇帝又沉聲道。 「是。」李嬤嬤應了一聲,連忙起身,正準備回康慈宮,派個心腹去給葉珍珍傳話,身後卻傳來了七公主的聲音。 「母妃,您快些好起來吧,千萬別嚇女兒。」 李嬤嬤臉色一僵,快步出了大殿。 她就聽不得七公主那矯揉造作的聲音。 說到底,不過是個冒充她外甥女的人而已,以後是死是活還不一定呢。 回到康慈宮後,李嬤嬤上稟了太后,派了一個心腹的小太監,去了靖王府。 小太監到的時候,葉珍珍正在看醫書。 李嬤嬤傳給她的醫術雖然很神奇,可行醫者也要取百家所長,醫術才能有所長進。 她看的,是她家王爺之前送她的古籍,都是孤本,十分珍貴,十分難得。 當然了,這些古籍上記載的醫術和藥方未必就是對的,這就需要她自己來辨別了。 「夫人,宮裡來人了。」張嬤嬤走了進來,恭聲說道。 葉珍珍聞言一驚。 宮裡來人了? 她趕緊起身,戴上面紗後,快步迎了出去。 她不想讓外人看到她的臉,特別是宮裡來的人。 「奴才給夫人請安。」小太監見了葉珍珍,連忙行禮。 「公公免禮,不知公公是哪宮的?前來王府所為何事?」葉珍珍一邊說著,一邊示意張嬤嬤打賞。 「回夫人的話,奴才是康慈宮的,奉了李嬤嬤的吩咐前來請夫人進宮。」小太監連忙說道。 葉珍珍真聞言有些詫異。 李嬤嬤雖然地位特殊,沒人敢把她當奴婢看,可事實上,她也是奴婢,怎麼可能宣葉珍珍進宮? 葉珍珍真的第一反應就是……這小太監在騙人。 她頓時警覺起來。 「夫人,是皇上傳召夫人進宮,請夫人與李嬤嬤一塊給惜妃娘娘治病,李嬤嬤讓奴才來傳旨。」小太監連忙補充道。 葉珍珍聞言鬆了口氣。 原來如此! 「嬤嬤有封信讓奴才轉交給夫人。」小太監一邊說著,一邊把書信給了葉珍珍。 葉珍珍打開書信一看,對那小太監道:「勞煩公公稍候片刻,我按照李嬤嬤的吩咐準備一二。」 「是。」小太監不敢造次,連忙應了一聲,跟着張嬤嬤往偏殿等候了。 葉珍珍回了寢殿,眉頭緊緊皺在了一起。 嬤嬤說,她老人家有中風之兆,手已經捏不穩銀針了,她們傳承的這一脈醫術十分神奇,所用的銀針術也很特殊,即便讓太醫來持針,李嬤嬤在一旁指導,也沒什麼效果,只有她出手了。 惜妃娘娘危在旦夕,如果葉珍珍不進宮,便沒有別的法子可以壓制蠱毒了。 葉珍珍並不擔心惜妃,她擔心的是李嬤嬤。 上次見到嬤嬤時,嬤嬤精神抖擻,看起來年輕又健康,怎麼突然有中風之兆? 還有,嬤嬤說了,讓她不能以真面目示人。 可自己又不會易容術,最多只能把膚色變得暗黃一些。 即便她會易容術,也不敢亂來呀!

《葉珍珍齊宥》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