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葉婉兮李夜?最新章節
葉婉兮李夜?最新章節 連載中

葉婉兮李夜?最新章節

來源:外網 作者:神醫娘親她特會講理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神醫娘親她特會講理 都市言情

她來自中醫世家,穿越在成親夜,次日就被他丟去深山老林。 四年里她生下孩子,成了江南首富,神秘神醫。 四年里他出征在外,聲名鵲起,卻帶回一個女子。 四年後,他讓人送她一張和離書。 「和離書給她,讓她不用回來了。」 不想她攜子歸來,找他分家產。 他說:「讓出正妃之位,看在孩子的份上不和離。」 「不稀罕,我只要家產」 「我不立側妃不納妾。」 她說:「和離吧,記得多分我家產」 他大怒:「你閉嘴,我們之間只有死離,沒有和離。」展開

《葉婉兮李夜?最新章節》章節試讀:

不知是不是葉婉兮的錯覺,屍體上的像只死的,而那活着的那個人耳朵後的蛾子像是活的。 「這是紋身嗎?」 「不像,這是凸出來的。」 李夜璟拿了匕首來,直接將那蛾子挑了出來。 看着掉落的死蛾子,眾人驚呆。 「竟然是真的。」 葉婉兮小心的撿起來看了看,又看了看屍體耳後,好像留下了一個凹槽印子。 「嵌進去的?」 「好像是的。」 見鬼,還能這樣養蛾子的? 「人死了,蛾子也死了,若是人沒死,那麼……」 他們迅速看向綁着的那個人。 那人被打得遍體鱗傷,奄奄一息。 卻還是嘴硬的說:「想從我這裡套出話?休想。」 「哼,我就算是死,也不會吐出半個字的,你們死心吧。」 李夜璟給手下的人遞了個眼色,直接扯出一塊布來罩住那人的耳後,然後拿着匕首一挑,一直蛾子就開始撲騰。 「呵呵,果然是活的。」 李夜璟看了看笑道:「你們這幫妖人,搞這麼多花里胡哨的東西有什麼用?現在還不是成了喪家之犬。告訴本王,你的主子跑哪兒去了,本王饒你不死。」 「哈哈哈……我不會告訴你的,你抓不到他的,你死了這條心吧。」 「像個老鼠一樣四處逃竄,活着有意思嗎?嘖。」 「老鼠也能撼動高樓。」 李夜璟收了蛾子,淡道:「留着他的命,讓他看看老鼠能不能撼動高樓。」 之前蒙盛待過的那間牢房讓人檢查過了,別說是蛾子,連一隻蚊子螞蟻都沒有。 而且葉婉兮讓人撒上生石灰消毒,絕對的致死量,就算真有什麼蛾子也活不成。 可那蒙盛就在他們眼皮子底下說沒就沒了,還是讓兩人鬱悶不已。 到了晚上…… 一個渾身赤裸的醜陋男人出現在大街上,打更人以為自己眼睛出現在錯覺。 發現還真是個人後,嚇得他屁股尿流。 可是還來不及發出尖叫聲,他便直接倒了下去。 中年男人將他拖到一邊去,扒光了他的衣服換上。 接着,再撿起他落在地上的更,若無其事敲着。 次日天亮,一個開早餐鋪子的中年婦人發現了那個全身赤裸已經死去的打更人,嚇得一陣尖叫,劃破天際。 李夜璟很快得知此事,幾乎在衙門將屍體帶回的同時,他人也到了衙門。 京都衙門的官兒原本是傅雲翳,自他被調到戶部之後,又換了新人來。 新上任的衙門管事一看來的是楚王,誠惶誠恐,心道:莫非死的是個大人物? 不是,楚王不是在家養病嗎?莫非他病好了? 「下官陸景峰,見過楚王。」 「免禮,死的是誰查出來了嗎?」 陸景峰:「……」屍體剛運來呀,我都還沒來得及看。 「回王爺,下官正在查。」 「好,你們查,本王就在一邊旁聽。」 李夜璟坐了下來,看他們查案。 直覺告訴他這跟蒙盛有關,不過也得看看他們查的結果。 這時,抬回死者的人說:「陸大人,王爺,聽附近的百姓說,死者是東城那邊的打更人。」 「打更人?」陸景峰好奇的問。 「是的,此人已經做了二十幾年的打更人了,沒想到……唉!」 好好的打更人怎麼會赤身裸體的死在雪地中? 「仵作快來查查,看他怎麼死的。」 衙門的仵作立刻上前檢查,片刻後恭敬的向陸景峰與李夜璟各自行禮,道:「此人是被凍死的。」 「凍死?」 「是的,他應該是先暈了過去,然後被人扒掉衣服丟在雪地中。這個天兒沒有衣服躺在雪地里,必定死路一條啊。」 被人扒了衣服丟雪地里? 李夜璟心裏有數了。 看來是蒙盛不假。 當時他是沒有衣服跑出去的。 「誰會這麼缺德?來人,去街坊四鄰問問,看看周圍有沒有特殊嗜好的人,再看附近找找看能不能找到他的衣服。」 死者死得蹊蹺,哪有殺人搶衣服丟雪地的? 不過衙門的人都身經百戰,知道這世道有些特殊嗜好的人,什麼殺人的方法都想得出來。 李夜璟一看衙門這邊幫助不大,便直接離開了。 不過,他出來溜達的事,也很快傳到了皇宮裡。 君上以為他好了,大喜過望,立刻讓人來宣他進宮。 李夜璟知道早晚會有這麼一天,嘆了口氣,換上衣服進宮去。 君上看到他自然是十分高興的,早在他來之前,就吩咐御膳房準備他愛吃的飯菜,他要留他好好吃一頓。 他現在很孤獨,前所未有的孤獨。 他以為魯王梁王被趙忠挾持,楚王又生病,他已經孤獨到了極致。 其實,這只是個開始。 「兒臣見過父皇。」李夜璟已經不再像那日見過趙氏那麼難受了,但依舊不太願意麵對他,可又不得不應付。 這種滋味兒,讓他渾身難受,說話也直了些。 「不知父皇找兒臣過來,有何事吩咐?」 君上面上的笑容僵了下,不過很快又恢復正常。 「你一病這麼久,朕很是擔憂。如今你的病終於好了,朕也可以放心了。來來來,你坐下,讓朕好好看看你。」 李夜璟沒有坐下,而是道:「父皇,等得空了你再好好看兒臣吧,兒臣還有急事,怕是不能待太久。」 君上一愣,隨即臉上露出不高興的神情來。 「朕許久未見你,你有什麼急得不得了的事比朕還重要嗎?」 李夜璟道:「當然沒有什麼事比父皇更重要,可是這事關係到父皇的安危,兒臣不得不重視。」 「什麼?」 「蒙盛來了京城,昨日還在兒臣的府中,意圖行刺兒臣。被識破身份後,他就跑了,如今人還在京城之中,咱們必需得儘快將他找出來,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君上聽後面色大變,這就是趙忠勾結的那個前南黎王? 好哇,他派人去對付他,卻不想他卻跑來了京城,竟然還敢進楚王府中行刺楚王? 這要被他得逞了,楚王出了事……君上簡直不敢想。 「豈有此理,他竟然敢到京城來?璟兒,這回可不能放過了他。」

《葉婉兮李夜?最新章節》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