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科幻小說›葉琈珣宋寒濯
葉琈珣宋寒濯 連載中

葉琈珣宋寒濯

來源:外網 作者:重生:嫡女謀 分類:科幻小說

標籤: 科幻小說 重生:嫡女謀

葉琈珣,上一世善待姨娘,友善庶妹,卻不想,姨娘偽善,庶妹狠毒,害她母親胞弟,污衊舅舅一家,害其滿門將抄斬,將她釘在地牢之中,毀她絕世容顏。 再次醒來,她回到十五歲那年,舅舅凱旋歸朝,弟弟還健在,一朝回京,只為復仇,姨娘人面獸心,她就手撕面具;庶妹兩面三刀,陰狠手辣,她就步步回擊,刀刀致命。渣爹虛偽,她不再心慈手軟! 因為她知道,對敵人手軟,就是將自己推向深淵,萬劫不復。 這一世,她寧願負天下人,不叫天下人負她;這一世,且看他翻手為雲覆手為 雨;這一世,他定要要扭轉乾坤! 一朝歸來,滿城煙雨!展開

《葉琈珣宋寒濯》章節試讀:

三人一路來到江陵城的客棧,要了一間上好的客房,打發了衛嬤嬤,只留下青若。
「有什麼問題要問就趕緊問。」葉浮珣坐在桌邊隨手給自己倒了一杯茶,放在鼻尖聞了聞,抬眸看着欲言又止的青若,她也不急,仔細地品着茶。
「奴婢……沒什麼要問的。」青若敢對上葉浮珣的眼睛,不知何時小姐竟像變了一個人,平時連螞蟻都要放生的小姐,今天竟然殺了人,其震驚的讓青若不知從何問起。
「青若,要想安全回京,要想在葉府活下去,就必須要變強,學會狠,要不然今天有人敢讓殺手扮車夫,明天就會有人把刀捅進我的心臟。」眼前這個小丫頭還多需要磨練,有忠心是不夠的。
「小姐……青若明白。」青若抬起頭,對上葉浮珣的目光,眼裡多了一份堅定和憐惜,自小便跟在葉浮珣身邊,她深知她的主子。
從青川到京城至少需要半個月的路程,而謝姨娘很快就會知道葉浮珣沒有去驛站,定會接着派人追殺。
馬車一路向京城駛去,葉浮珣雙目微閉,靠在車廂里養神,青若在一旁怕她熱着打着扇子,自從殺了車夫後,衛嬤嬤對葉浮珣恭恭敬敬。
只是葉浮珣還沒多靠一會,馬突然受驚,長嘶一聲,停在原地。
葉浮珣睜開眼睛,好像聽見一種聲音,穿過空氣,呼嘯而來,帶着殺氣。
青若挑簾觀看,一直利劍從青若面前划過直逼葉浮珣的命門。同時葉浮珣做出反應,身子後仰,直奔後窗口,箭死死地釘進馬車。
很快,幾個黑衣人從前方出來,擋在了馬車的前面。
葉浮珣與青若靠在一起,雙拳緊握,大腦飛速運轉,面對幾個凶窮極惡的黑衣人,葉浮珣沒有任何把握可以逃脫。
黑衣人也不廢話,一步步逼近,就在這時,葉浮珣極其靈敏地從後窗竄了出來,緊接着青若也出來,黑衣人挑來車簾只看見在車廂里嚇得瑟瑟發抖的衛嬤嬤,一抬頭便看見葉浮珣正往樹林里跑,提起刀便追。
奈何兩個嬌滴滴的大姑娘根本跑不過幾個壯漢,沒多遠葉浮珣二人快被追上了。
跑到一片空地上,一支箭劃破空氣,直接射中了葉浮珣的左肩,應聲到地。
「小姐。」青若驚呼一身,趕緊查看。扶起葉浮珣,後面黑衣人緊追不捨,沒幾步便被追上。
葉浮珣捂着傷口,蒼白的唇扯出一抹譏諷的笑,「能讓死個明白嗎?」
「問閻王。」說著為首的黑衣人便舉起刀,向葉浮珣砍了下來。
「小姐!」青若死死的抱住葉浮珣身體放在她的前面。
葉浮珣禁閉雙眼,她不甘心啊,大仇未報,她不能就這樣死了?!
「咣」的一聲,刀被一個石子擊中,力道極大,黑衣人虎口一麻,刀被擊斷,一個玄衣少年落在葉浮珣身邊。
「我最討厭男人欺負女人了。尤其是幾個大男人欺負兩個手無寸鐵的小姑娘,還要臉嘛?」
「滾蛋,別壞老子好事。」黑衣人沒想到半路又殺出一個程咬金,現在的他們只想速戰速決,回去交差。
「唉,到底是誰壞事啊?在這追殺兩個姑娘,還擋了我家主子的路,我家主子脾氣可不好,」少年彷彿很苦惱地看着黑衣人們。
「廢話少說。」
黑衣人蜂擁而上,少年騰空躍起,從手中射出幾個銀針,針針命中,少年身手極其敏捷,三招下來黑衣人全部到地。
黑衣人見形式不妙,丟盔棄甲,灰溜溜地跑了。
「雲厲,路清理乾淨了??」一道清冷低沉的聲音從馬車裡傳來。
「回主子,乾淨了。」那個叫雲厲的少年,對着車內抱拳,恭敬地回答。
「那就趕路吧。」車內的人並不關心所救之人,似乎解決那些黑衣人只是因為他們擋了他的路。
「王爺,能不能救人救到底?」葉浮珣由青若扶起,血染紅了她的衣,擋在馬車前面。
在少年出場的那一刻葉浮珣就認出來了,這個少年是宸王身邊的親信雲厲。多虧了前世她與宸王的幾面之緣,若是此番能夠和宸王結伴同行,定能平安歸京。
只是前世她了解的宸王少之又少,聽聞聖上極其寵愛他,但是他卻性情古怪,從不按常理出牌,所以現在她只能賭。
葉浮珣話剛落音,雲厲的劍已經架在了她的脖子上,「你是什麼人?」此次外出,根本沒有幾個人知道,一個弱女子又怎會知道車內是王爺呢
「唐遠將軍是我舅舅。」葉浮珣並沒有說她是葉府的人,而是告訴對方她和唐遠的關係,跟葉府比起來,唐家更具安全性。
果真雲厲聽了,劍從葉浮珣的脖子上移了幾公分。
葉浮珣忍着疼痛,目光定定的地看着雲厲,聲音極其堅定,「我只想平安回京。不想死在半路,做個無名鬼」
「那你覺得本王為何要幫你。」車簾被挑開,宸王宋寒濯慵懶地靠在車廂里,玩味地看着葉浮珣。
這個男人葉浮珣前世就見過,她不得不感嘆上天的偉大,能把一個男人造的如此好看,與生俱來的貴氣和妖冶,但偏偏又給人一種清貴儒雅之感。
「就憑我知道王爺想要的東西在哪兒。」上一世葉浮珣記得宸王這次出來是為其生母越貴妃尋葯,而最關鍵的一味葯就生長在青川小院不遠處的山上。
「你這是在跟本王做交易?」
越來越有意思了,竟然還有人跟他講條件。宋寒濯重新打量這個女人,他向來不管閑事,只不過在路上太無聊了,眼前這個女子面對一群凶神惡煞的殺手,在快要死的時候,竟然不害怕,不求饒,而是略帶嘲諷的讓死個明白,一眼就能識破他的身份,倒是有幾分意思。
對上宋寒濯的目光,葉浮珣不卑不亢地說。
「王爺民女只是想跟您同行,尋個庇護,安全回京,而我會告訴王爺怎樣能徹底根除貴妃娘娘的病。」
良久,葉浮珣都快要放棄的時候,宋寒濯勾唇一笑,魅惑至及,「雲厲,請姑娘上來。」

《葉琈珣宋寒濯》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