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它小說›夏子安慕容桀
夏子安慕容桀 連載中

夏子安慕容桀

來源:外網 作者:六月 分類:其它小說

標籤: 六月 其它小說

https://www.1kanshu.cc/展開

《夏子安慕容桀》章節試讀:

. 秦老將軍聽了秦舟的話,氣得鬍子顫抖,「阿舟,有什麼比成大業更重要?皇上也只是想擴展版圖,你要知道,一旦攻下了大周,我北漠的版圖講擴展一半有多,那是我們秦家的功勞,我們秦家千秋萬代,永垂青史!這不也是你一直想要的嗎?你難道不想告知天下,你秦舟縱為女子,也可成就霸業嗎?」 秦舟看着祖父那張激動生氣的臉,心裏隱隱覺得不妥。 是的,這是她的理想,但是,她的理想不是踩着北漠百姓的白骨上去的。 她愛北漠,希望能為北漠擴展疆土,她想為北漠的百姓謀一份肥沃的土地,希望他們能安居樂業,不受顛沛流離之苦。 但是,現在這樣子,如果她要成就霸業,就得犧牲許多百姓的性命,百姓的口糧,都拿去打仗了,疫症也不管了,這是她想要的嗎? 「祖父,我們不能這樣做!」秦舟這輩子,從沒忤逆過祖父,這是頭一次,她心裏很難過,但是,她不能不這樣做。 秦老將軍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什麼?你不能這樣做?你連我的話都不聽了嗎?」 他一時激動,痰湧上來,他猛地咳嗽,咳得眼淚水都冒出來了。 「祖父!」秦舟連忙拍着他的後背,「您怎麼了?」 秦老爺子咳得腹部疼痛,好不容易停下來歇了一口氣,然後拍開她的手,「你這個不肖孫女,滾開!」s3(); 秦舟難過地看着他,「祖父!」 「你若還叫我一聲祖父,就必須聽我的。」秦老爺子激動過後,臉色漲紅,眼底也殷紅一片,眼底的渴望和貪婪都呈現在眼球里。 秦舟沉默,不知道該怎麼跟祖父說明白。 看來,祖父已經跟皇上同一陣線了,但是祖父怎麼會這麼糊塗呢?祖父一直教導,身為大將軍,當以百姓為先。 但是,他現在是犧牲百姓啊。 「阿舟,」秦老爺子見她沉默,也冷靜了下來,「祖父這輩子,所求不多,只希望能為我北漠擴展疆土,這個心愿沒達成,祖父死不瞑目,你父兄都不如你,祖父唯有指望你,知道嗎?希望你不要讓祖父含恨而去。」 秦舟心頭天人交戰,一邊是她敬愛的祖父,一邊是北漠的百姓,孝和義,如何取捨?忠和仁,又如何平衡? 「聽祖父的話,入宮請旨出征,替北漠立下這千秋之功!」 秦舟猛地抬頭,「祖父,讓我入宮請旨,是您的意思還是皇上的意思?」 「沒有分別,任何人的意思都沒有分別,最重要的是你要去。」秦老爺子有些不自然。 「是皇上的意思,是嗎?」秦舟緊盯着他。 「皇后今天派人來過,她的意思,是讓你入宮請旨,皇上這個時候下旨出征,必遭主和派攻擊,唯有你這個大將軍入宮請旨,方可讓皇上置身事外。」 秦舟忽然怒氣生出,「既然是皇上的意思,為什麼皇上要置身事外?祖父,我此去,不是為北漠立下千秋之功,我是橫豎都會成為北漠的罪臣。」 「怎麼會?你若凱旋歸來,誰還會追究你什麼?所有人都只會尊敬你,吹捧你。」 /> 「不是,」秦舟的腦子不糊塗,事實上,經過方才的刺殺,她的腦子清醒了許多,「若我勝,北漠雖擴展了疆土,但是我秦家執意出征,罔顧百姓死活,罪在不仁不義。若我敗,是我好大喜功,犧牲百姓的利益,更是不仁不義不忠不孝,因為,必定也會牽連我秦家的名聲,損我秦家先祖打下來的基業。」 秦老將軍看着她,道:「饒是如此,秦家依舊是英雄。」 秦舟心涼如水,「是的,只要到時候,我死了,秦家依舊是英雄,是功臣。」 秦老爺子沉默,良久,他輕聲道:「身為秦家的兒女,你為秦家的名聲基業做出犧牲,是你該做的本分。」 秦舟憤怒地握拳,「我這些年,做的還少嗎?秦家的人,如今哪個不是喝着我的血?」 秦老爺子站起來,陰冷地道:「老夫警告你,這一次,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老夫已經答應曹後,你今日一定會入宮請旨,若你不去,只有老夫挂帥出征。」 「你……」秦舟悲哀地看着他,「祖父,我也是您的孫女啊,您就不能憐惜我半點嗎?」 「祖父憐惜你,但是,我們秦家的家業,必須要傳承下去,你弟弟已經長大,這一次你帶他去,立下戰功,有你的一份,也有你弟弟的一份,到時候,秦家也後繼有人。」 秦舟怔了一下,忽然哈哈大笑,笑到跌出了眼淚,「好,好,我沒有想到,祖父昔日說我是秦家的希望,只是哄着我的話,其目的不過是要我替弟弟建功立業,好讓他繼承秦家的基業,我竟傻乎乎地相信了你。」 秦老將軍見她幾欲瘋癲,大怒,「你看你像什麼樣子?那也是你的弟弟,你為他做點事情就不行嗎?」 「行,行,行!」秦舟連說了三個行,退後一步,眸光碎裂,「我現在就入宮,如你所願!」s3(); 秦老將軍臉色一喜,「祖父陪你進宮。」 秦舟怒喝一聲,「滾開,你這老東西,這一次之後,我與你們,永不相干!」 秦老將軍怒極,「你……竟敢對祖父如此無禮?」 「我秦舟這輩子,以秦家人為恥!」秦舟說完,轉身就跑了出去。 秦老爺子氣得一口氣堵在嗓子里,他伸手扶了一下椅子,忽地覺得天旋地轉,眼前一黑,倒了下去。 「老將軍!」下人連忙衝過去。 秦舟已經跑出去了,聽得下人驚慌的喊叫,她回頭,看到祖父昏倒在地上。 她猶豫了一下,還是跑了回來。 「請大夫!」秦舟吩咐道。 「是!」下人飛奔出去。 秦舟扶起秦老將軍,心裏依舊生氣難受,但是,到底是尊敬愛重了多年的祖父,一時間還不能割捨。 下人把秦老將軍抬了回去,大夫很快就來到。 一番診治,又問了伺候老將軍的下人,大夫臉色沉重。 「怎麼樣?」秦舟問道。 大夫瞧了她一眼,「大將軍,外面說話。」 秦舟見他神色凝重,心中一沉,起身與他走了出去。

《夏子安慕容桀》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