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它小說›我靠寵妃系統當了秦始皇的國師
我靠寵妃系統當了秦始皇的國師 連載中

我靠寵妃系統當了秦始皇的國師

來源:外網 作者:白色的木 分類:其它小說

標籤: 其它小說 白色的木

她是秦始皇心尖上的人,她是漢武帝唯一的摯愛,她是唐太宗始終捨不得傷害一根手指的存在,她是……    秦始皇是這樣沒錯。    漢武帝江山都不及她重要。    唐太宗我願意和她共分天下。    青霓……    青霓幽幽地道是啊,畢竟如果有人說能幫我一統全球帶來幾千年後的科技讓我隨便用劇透未來讓我能夠避開災禍,我也把對方放在心尖尖上疼。        系統說「你要成為秦始皇心尖上的人,攻略他,佔有他,凌駕於後宮之上,威赫於朝堂之間。」    青霓信心滿滿「你放心,我可以!」    她乾脆利落地兌換了生子丹,以及孩子呱呱落地時配套的紫氣東來,百花齊放,紅霞滿天特效。    系統十分欣慰,覺得自己沒有綁定錯人。    然後,青霓把那顆生子丹餵給了一頭母牛。        史載——    秦始皇帝廿八年,夏,始皇帝封禪,遇暴風雨,有玄女自九天而來,乘紫氣,御紅霞,雲銷雨霽,彩徹區明,泰山之上,始皇拜為國師。    玄女帶來仙丹,人服之便可生兒育女,使大秦人口暴增。牲畜服之,一胎十二寶,耕地撒之,稻穀顆顆飽滿,家家有餘肉,戶戶存餘糧,再無餓孚。    玄女帶來聖水,蠻展開

《我靠寵妃系統當了秦始皇的國師》章節試讀:

建祠第一天,??吃涼拌豆芽。 建祠第二天,吃茄汁豆腐。 建祠第三天,吃糖醋素肉。 建祠第四天,??吃…… 「衣衣,??你怎麼一直念叨吃豆製品?」 「望梅止渴!畫餅充饑!念菜止饞!」 青霓在床上打了個滾兒,「吧,我攤牌了,??我只是在,漢武帝什麼時候能搞出大豆油。這年頭油、鹽都是戰略資源,??生產不足導致稀缺,??油還以用來火攻,??東吳那會兒魚膏護得跟眼珠子似。但是等大豆油出現後,??油就不算戰略物資了。」 因為它變得常了。 養魚以吃肉。 大豆以榨油。 「真!」 . 青霓在床上又打了個滾兒,??扯過被子,??自己卷蠶寶寶。 大豆油出現在淮陽,又引起群眾一陣驚呼。 ——原本是叫大豆膏,動物油脂都稱為膏,但是劉徹認為需要將之區分開,就改叫大豆油,??倘若日後再發現別植物能榨出油膏,也叫某某油。 百姓尋常時候哪裡能吃上油脂,??現在歡喜得彷彿在過年,??一個個支着耳朵拚命去記大豆榨油之法。得知這是精衛所傳,??為祂立祠時更賣力了。 白鳩飛在空中,作為精衛之眼,為青霓轉述普通民眾報恩方式。而青霓,通過腦子對它嘰嘰喳喳:「等到白玉京開啟後,??大漢官員記載下來那些益國益民方子,比如提煉鹽、糖,比如火|『葯』開山碎石,比如提升畝產農具,比如……比如多多!衣食住行方面涉及,就算不如現代,百姓至少也能過得比以前了。」 系統聽着宿主聲音越說越歡快,腦海里模擬出了羽衣女子滿臉笑容模樣。 滴滴滴滴—— 系統感覺自己像程序運行都變快了。 這大概就是……衣衣興,我也興吧?白鳩歡欣一聲鳴叫,整隻鳥穿過雲層,像一滴水,濺入滿天霞『色』中。 縱然答應了要幫助大漢,精衛卻沒有應允做大漢國師。 「我不懂治國,怎麼能當國師呢。」祂如此回絕。 劉徹瞭然。 神仙當然沒必要懂怎麼治國,那是凡人才需要去研究東西,神仙心念一動就是風調雨順,抬手一點就是稻穀豐收,能縛蛟龍,能降猛虎,逍遙人世又何須困於治國? 但是,懂不懂治國,和當不當國師,以是碼事啊! 國師要是懂治國,要摻和政事,他才會不安。 這點青霓也懂,皇帝嘛,當年秦始皇也會試探九天玄女對政事感不感興趣,發現玄女無意於此才心安。 而她不當國師也不是看不起漢武帝,純粹是精衛這個人設不適合當國師——祂太容易心軟了。 精衛在劉徹開口之前截住他,「就這樣?」少年神明縱使用着疑問語,卻也非商量。 這種感覺讓劉徹熟悉又陌生,有些抗拒,但又到神明對人間政治不感興趣,心情終究是往那方向偏,他笑着應聲:「就這樣。」 精衛在他眼前消失了。 本以為又是之前那般乾坤挪移,然而,忽然一盞酒水憑空出現在他掌中。 雲端上,傳來少女聲音: 「萬丈紅塵一杯酒,千秋大業一壺茶——」 「人皇,別總是思考太多啦!」 劉徹抬首,九霄雲,似乎隱約能精衛影,白鳩伴在祂邊。 他怔然片刻,搖搖頭,將酒水一飲而盡,握盞手越來越緊。 怎麼能不思考太多呢? 正是作為人皇,他才要多思,多。 …… 劉徹轉大踏步離開,青霓從商品架上蹦了下來,白鳩抓着『裸』眼3d投影儀降下來。 一人一鳥「啪」地擊掌。 「耶!配合默契!」 「耶!」 淮陽有真神。 許多人都知道神仙住哪裡,沾一沾仙,然而罕有人之。 「我過神仙!我過!」有人揮舞着胳膊,激動地大喊,「祂路過過我魚塘,還誇我魚養得很,又大又肥!」 也有人蒼白着臉,說話時,頰上激起嫣紅:「濟東王劉彭離那事你還記得嗎?我當時就在城牆前!我親眼看到雷霆一道道劈下來,天都像被它撕裂了!那些雷霆都是精衛召喚來!」 「那濟東王還要用珍寶賄賂精衛!結果精衛從頭到尾都沒出現,說讓雷劈下來就劈下來!任由他求饒也沒用!」 旁邊人幾乎要嫉恨了:「你還能近距離接近精衛天罰,當時魚女講學,我知道在哪,恨我那時候不相信會有人如此大方,就沒有去——現在腸子都悔青了!」 有人眼珠一轉,開始三分真,七分假地編:「我前天看到精衛騰雲駕霧上天了,祂上天時——滿地花都開了!那花金黃黃,就像太陽那樣!它開花是為了送神!」 「前天?是『萬丈紅塵一杯酒,千秋大業一壺茶』那天嗎!我沒看到,我聽到了!那聲音是從天上來!」 「句句!只有神仙才能念得出來吧——萬丈紅塵,千秋大業,在祂眼裡不過是在酒與茶里。」 「神仙是何等風采,真一,不知祠中木雕得精衛三分神韻?」 …… 「雕得像啊!」 青霓站在精衛祠里,嘖嘖稱讚。 白鳩在她頭頂蹦來蹦去,「一點也不像!」 「不像嗎?」青霓詫異,又多看了雕像眼,「這臉不是一模一樣嗎?」 「你比它看!」白鳩比劃比劃,「你眼睛眨起來特別生動!它太死板了!」 青霓忍不住笑出聲:「這又不是芭比娃娃,讓雕像眼睛動起來,你太為難人了。」 她抱着落進她懷裡白鳩走出神祠,抬頭看天。趁着夜『色』而來,沐着月光觀賞雕像,月明而星稀。 「白玉京差不多該出世了。」 白鳩驚訝:「但是,衣衣你錢不多呀。」 「是,我之前也過攢錢弄大房子,後來我了,大房子也沒有天宮感覺,所以我打算當個大騙子!」 「什麼?」 青霓在淘寶下單了一個音樂特斯拉線圈,底座放在倉庫里,只『露』了頭在面。 青霓伸出手,特斯拉線圈啟動,紫『色』電弧滋啦滋啦放出,彷彿在她掌中跳舞,「一個——」 她手指觸碰着那電弧,站立在天穹下女子黑髮微微浮動,掌間縱橫紋路亮着電光。 「世紀騙局。」 霍去病蹲在草叢中,瞳孔都在震動,閃電晃在他眼底。 他沒有聽那些交談在腦海中話語,他只看到精衛從神祠中走出,抬頭看了一眼天,彷彿瞭然了什麼。 貧瘠象力讓霍去病不出來神明瞳孔中看了什麼,能是宇宙,也能是千萬里,葉子下一隻螞蟻在喘息,雨滴飛濺在它四周, 然後,精衛張開了手,掌心中玩着雷霆。 他聽說過神明不曾降世前,有人被雷劈死,劈黑炭。之前更是有濟東王遇天罰,上下沒一塊肉。自那以後,大漢子民打雷天出門都更小心了,生怕有雷霆轟鳴而下,懲戒於他。 被所有人懼怕雷霆,此刻在神明手中,比他養那匹馬還溫順,不半分暴躁。 精衛側頭往他這邊看過來,「你躲在這兒做什麼?」 霍去病眼神微微變動,從草叢中走出來,解釋:「睡不着,來看看神祠建得如何,察覺到有影從裏面走出來,沒看清楚是誰就躲起來了。」 等發現是精衛,再走出來總覺得有些奇怪了。 ——似他在跟蹤神明一樣。 精衛似乎察覺到他時不時偷看祂手中雷霆,笑着問:「要『摸』『摸』看嗎?」 霍去病心頭一跳,在他耳中大如鼓錘,驚起一群棲息鳥,翅膀扑打聲在這寂靜夜裡傳出去很遠。 「、以嗎?」面對匈奴也怡然不懼冠軍侯,此刻無意識磕絆了, 他一個凡人……也能去觸碰象徵神明權能雷霆嗎? 「以呀!」少女清清脆脆地說。似乎在祂眼中,神與人也沒有那麼界限分明。 霍去病滿懷激動地走了過去,注視着精衛掌中雷霆,呼吸不由得一滯。 真美啊…… 他伸出手指,謹慎地往那邊靠過去,髮絲『潮』着深『露』水,掌心卻是乾燥。 指尖輕輕碰觸在那雷霆上,刺刺,痒痒,還有熱感。 原來觸『摸』雷霆是這種感覺! 不。 原來觸『摸』神明壓低威力後雷霆是這種感覺!

《我靠寵妃系統當了秦始皇的國師》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