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犬馬喬以笙陸闖小說
犬馬喬以笙陸闖小說 連載中

犬馬喬以笙陸闖小說

來源:外網 作者:喬以笙陸闖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喬以笙陸闖 都市言情

喬以笙最後悔的莫過於那天晚上一時衝動找了陸闖,從此惹上一條癲狂發瘋的狗。 -浪蕩子死於忠貞。向陽花死於黑夜。我死於你的聲色犬馬敲骨吸髓。展開

《犬馬喬以笙陸闖小說》章節試讀:

「呵,你又暴露了。」喬以笙忿忿然譏誚。之前還捨不得她如此,現在他反倒主動提出來要她如此。 陸闖繞回到駕駛座那邊上車,很沒臉沒皮地說:「你如果給過我那一次體驗,我不知道是什麼感覺,現在也不會這樣饞。」 日常甩鍋給她的sao操作。喬以笙以一記白眼給予他回應。想都別再想! 陸闖原本就是嘗試一提,她明確拒絕了他也沒糾纏,一笑了之。但他抓過她的手,放到他那邊。 喬以笙:「……」他!! 陸闖按住她想縮回去的手:「亂動的話,小馬受刺激,你自己看着辦。」 喬以笙:「!!!」 這人怎麼就??!! 「你也不怕一會兒影響開車?」喬以笙都替他丟人。 「會不會影響開車,不是取決於你?」陸闖吹了吹口哨,愉悅地啟動車子,意味深長,「你如果非想影響我開車,我也只能順着你。」 滾吧!他才「非想」!喬以笙轉頭,別開臉,任由自己一隻手繼續放在他那邊。 只剩一隻手,喬以笙連玩手機都不如平時方便。 陸闖見她暫時沒有要在車上睡覺的意思,問她禮服挑得怎樣。 喬以笙今天不讓陸闖跟着,還有一個原因就是要對她最終選了哪一套保持神秘感:「反正訂婚那天你就能看見了。」 陸闖揚唇笑:「嘖,越來越有結婚的感覺了。」 是啊,就是訂婚而已,怎麼搞得好像要結婚了似的。喬以笙的嘴角也抑制不住地翹起。雖然之前也覺得很倉促,但陸闖正式求婚之後,她對整個訂婚的抗拒似乎完全消除了。 喬以笙不認為自己是恨嫁的。甚至之前她很清楚,自己並不想這麼快和陸闖步入婚姻,還跟歐鷗吐露過。那一回陸闖在她和爸爸媽媽的家裡,突然走到廚房門口說想跟她結婚,她的內心也毫無波動。 然而現在真心實意籌備訂婚的過程,即便白天工作已經很累,她只能在晚上擠出時間忙訂婚,喬以笙也滿心歡喜。 她好像切身體會到了那句話:沒有該結婚的年齡,只有想結婚的感情。 喬以笙瞥一眼陸闖的側臉,嘴上只是說:「別天天做夢,離結婚還早着。」 陸闖控訴:「喬圈圈,別忘記你自己給我的承諾。你自己告訴我可以更貪心些,現在連我做個夢你都不允許了?把我死心塌地搞到手了,你就翻臉不認賬了?」 喬以笙嫌棄道:「你怎麼越來越怨婦了?」 陸闖冷笑:「那你不該反省反省你?怎麼我跟你在一起之後,你把我弄成了一個怨婦?」 完了,又要陷入和他無聊幼稚毫無營養的懟來懟去之中。喬以笙發誓她並不想搭理他以免自己的智商好像也被他給拉低了。但…… 喬以笙嘴角的弧度非但沒有因為這種無聊的對話而下去,反而越翹越高…… 不行了,再下去她真的會被陸闖給同化了…… 一邊想着要抗拒,一邊她卻不自覺地抓了抓小馬。 「……」陸闖的方向盤歪了一下。 反應過來的喬以笙:「……」 她覺得她現在應該逃下車…… 陸闖怎麼可能給她機會:「喬圈圈……嗯?很好,喬圈圈,你又出息了。」 喬以笙強行淡定地當作無事發生,提醒他:「在開車呢。請專註點,注意行車安全。」 車子在陸闖的駕駛之下,目前還是平穩的。不平穩的只有陸闖的嗓音和氣息:「喬圈圈,你可讓我大開眼界了。」 喬以笙已經能預想到等回到工地宿舍之後自己的下場。既然如此,她也只能趁他現在不能怎樣,多欺負他一點,讓自己先痛快個夠,多回點本。 結果……在前不着村後不着店的一個路段,陸闖停車了- 歐鷗開着車,並沒有直接回家,找了家火鍋店,給自己點了個最辣的鍋底。 她不太能吃辣,但她喜歡吃辣,而且最喜歡在炎熱的夏天吃辣,把自己吃得一把鼻涕一把淚渾身是汗的感覺,特別地爽。 而一般只有她自己一個人的時候才選擇這種吃法,連和關係最要好的喬以笙,她都沒有一起嘗試過,因為喬以笙的口味也比較偏霖舟人,比她還不能吃辣,她可不去禍害自己的親親閨蜜。 她自己這樣吃的機會也不多,一來每年夏天就那麼些日子;二來她的腸胃其實不太受得住刺激,每次這樣狠狠地吃辣之後,她總會不舒服個兩三天。 如今時逢六月,還不是天氣最熱的時節,這家火鍋店的空調又開得很足,歐鷗吃了幾口感覺不對味,其實有點想走了。何況明天還要上班,時間已經不早。 但只是「想」走,歐鷗並沒有實際行動起來。反倒是不知不覺間,她劃開了手機屏幕,點進微信里,打開了和戴非與的對話框。 這時候,又是一個新的陌生號碼發來一條短訊:【小鷗,告訴過你,不要這樣虐待自己的腸胃】 歐鷗攥着手機噌地站起,怒氣沖沖地環顧四周,試圖尋找出那個正在窺探她的人。 旁邊桌的客人被歐鷗簡直像是要殺人的神情給嚇到了。 掃視一圈並未發現聶季朗,歐鷗沒再管,將這個新的號碼送進黑名單,她拽起她的包,去前台結賬,直接走人。 走到火鍋店門口時,歐鷗也冷眼環視了一圈,才坐進自己的紅色跑車裡,啟動車子。 人雖然離開了火鍋店,但她的思緒卻不受控制地還停留在火鍋上,飄忽到高考結束的那一年暑假,據說是十年來氣溫最高的那個夏天。 ……她在明舟市過暑假,凌晨她一個人跑出門,滿大街尋找火鍋店。 無論如何都找不着,誤打誤撞地走進了一個巷子,在巷子里看到一爿還亮着的招牌。 招牌特別樸素特別不起眼,很簡單的一個「n」字。 起初她並不知道那是一家什麼店,走到門口,見裏面有燈,並飄出食物的香氣,她抱着試一試的心理,往裡頭喊了一聲:「你好,請問有人嗎?」 無人回應。 歐鷗又問:「你好,請問你們這裡是餐飲店嗎?」 仍舊無人回應。 歐鷗放棄,準備離開。 一把男人的嗓音傳出來,傳入她的耳朵里:「是。」

《犬馬喬以笙陸闖小說》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