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寧凡王震
寧凡王震 連載中

寧凡王震

來源:外網 作者:我家師姐超護短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我家師姐超護短 都市言情

大師姐,一宮之主,已於世間無敵;二師姐,大夏第一財伐集團董事長,身價千億;三師姐,北境一代女軍神,掌管十萬雄兵;四師姐,國際大明星、暗夜殺手團掌控者;五師姐,一代神醫,妙手回春;而我,只能夠吃師姐們的軟飯......真香......展開

《寧凡王震》章節試讀:

「本道爺不跟你一般計較。」 花胖子看向遠處的山脈,吸了一口氣,有點驚奇的說:「好傢夥,這個地方怎麼變成這樣了?」 「廢話,現在規則開放,很多地方也逐漸復蘇了。」 「本道爺倒是知道這個,但是以前怎麼沒發現呢,這地方一點都不比昆崙山差呀。」 花無缺凝眉着,說:「小子,這個地方有點意思呀,有必要走上一遭。」 「這次我打算將九州各個充滿神秘色彩的地方走個遍,有沒有興趣一起?」 「當然有,道爺我最喜歡探索各種神秘地方了。」 「走吧,我們探索探索這個地方。」 寧凡都能夠看得出這山脈中不尋常,以花無缺更加刁鑽的眼力勁更是不用說。 畢竟能夠讓花無缺這傢伙心動的東西那就不簡單了。 寧凡和花無缺開始聯手破除禁制。 大黑則是跟着幾個士兵吹牛,開始說它的豐功偉績。 「小子,這一次幹得不錯嘛?」 「什麼幹得不錯,話說這段時間你去哪了?」 兩人一邊破除禁制一邊交談。 「道爺去探索了一些地方,有很多的發現,要不要跟本道爺去傳盪一番?」 寧凡笑了笑:「可以去,現在我需要不少的資源,也想去探索那些兇險之地一番。」 「嘿嘿,沒問題,道爺就喜歡助人為樂,現在你小子想要更進一步也只有去那些地方,生靈界域已經不適合你了。」 寧凡道:「希望吧,你對於這一時代怎麼看?」 「沒什麼怎麼看,不過本道爺算了算,這一時代想必一定會出現一點轉機,但僅僅只是轉機,並非能夠改變毀滅的趨勢。」 「果然如此,對於未來還是看不透。」 「嗯!」 一道道恐怖的禁制被兩人聯手破開,寧凡在其中也是受益頗多。 不得不說花無缺在禁制這一方面真的強悍無比,說是禁制術法一類的祖師爺也不為過吧。 「那是什麼?」 幾人望過去,在禁制當中好像有一個身影盤坐在那裡。 十分不起眼,如果不是看見的話,還以為是不存在的東西。 寧凡道:「好像是一個人,走,過去看看。」 禁制破開,厲傾城帶着幾個比較有天賦的人跟着,一起朝着那個身影走過去。 白雪皚皚下,一具枯骨正在盤膝而坐,似乎已經坐化了很多年。 身上那些衣物早已經腐朽,但是也可以看出這是一件金袍。 一道黑影急速的衝出去,大黑搖着尾巴不斷打量眼前的枯骨,還用狗鼻子聞了聞。 「這是本座的。」 大黑想要將其拿走,結果狗爪子還沒碰到呢。 就被一道金光震開,恐怖的力量時間爆開,直接將大黑一條狗爪子直接震成了血霧。 「嗷嗷嗷......本座的爪子,本座要死了......」 大黑捂着自己斷掉的狗爪子在那裡打滾,好像疼得很厲害。 但是幾人都沒有理會大黑,而是對於這一具乾屍起了一點的疑心。 要知道大黑的身體很強的,竟然能夠輕易震碎,那就說明剛才的波動絕對能秒殺古帝三重天強者。 「你們好狠心,都不問一下本座有事沒事?」 「滾,要是真有事,你就不會還出現在這裡了。」 大黑尷尬了下,還想着裝受傷讓他們給自己幾顆丹藥吃吃呢。 此時,花無缺狐疑的說:「這個人來意思啊,金色的骨頭,有點帝族的意思。」 「嗯,我也感受到帝族的本源,這個人很有可能是來自帝族的強者,不知為何坐化在此。」 「很簡單,這是一尊無比恐怖的存在,只可惜受到規則的限制壽元無多,來到這裡想要找到天材地寶來續命,可惜還沒找到呢就死翹翹了。」 花無缺端詳了一番,接著說:「這個老東西真是夠狠的,知道自己會死早已經體內空間和意識海全部毀掉了,留下一道氣息。」 「沒用了!」 說著,一巴掌枯骨拍在地上。 「你幹嘛,這可是古帝五重天之上的強者,這些骨頭可都是寶貝。」 大黑可惜的將這些骨頭全部收集起來。 雖然已經被歲月消磨的沒什麼大道之力了,但是骨頭還是很硬的。 「走吧,繼續前進!」 幾人繼續往前走去,期間遇到很多枯骨,都是古帝五重天之上的強者。 只可惜過去無盡的歲月,早已經被歲月消磨殆盡了。 不過還是被大黑全部收集起來。 「這些人人都是來自星空。」寧凡道。 「是的,這裡畢竟是南銀河,不,是整個宇宙的核心,自然是有很多人冒死前來尋找資源,可惜他們還是小看了規則之力,全部死翹翹。」 大黑笑着說:「那是他們活該,星空萬族不是喜歡離開嗎,那還回來幹什麼。」 「嗯,快到了,我們繼續前進吧。」 「走!」 終於到了最後一處山脈。 花無缺震驚的說:「好傢夥,這裡竟然還隱藏着一座隱匿陣法,怪不得本座很難發現寶貝呢。」 這是一處巨大的三口,前面是上千米的山脈,其中還有一個缺口逸散出一道道令人心驚的能量波動。 上面則是一座大陣,遮掩了一切,讓人無法探查其中。 現在隨着靠近,幾人都感受到裏面那驚人的力量,耳邊隱約聽見一道道龍吟聲。 「大爺的,這裏面該不會是龍巢吧,好幾隻嗷嗷待哺的小龍崽子?」大黑流口水。 「不管是不是龍崽子,你流口水幹嘛。」 幾人都很無語,敢情這傢伙是想吃掉裏面的龍崽子。 因為開闢的路很小,無法御空飛行,幾人只能是一步一個腳印的往前走。 到了傍晚黎明時分,終於到了峽谷之中,一眼望去。 這裡赫然是一個類似於火山口的地方,中間是一片霞光普照的地方。 「都是本座的!」大黑口水哈喇子直流。

《寧凡王震》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