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陸闖喬以笙犬馬全文免費
陸闖喬以笙犬馬全文免費 連載中

陸闖喬以笙犬馬全文免費

來源:外網 作者:喬以笙陸闖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喬以笙陸闖 玄幻魔法

喬以笙最後悔的莫過於那天晚上一時衝動找了陸闖,從此惹上一條癲狂發瘋的狗。 -浪蕩子死於忠貞。向陽花死於黑夜。我死於你的聲色犬馬敲骨吸髓。展開

《陸闖喬以笙犬馬全文免費》章節試讀:

「準備吃飯了。」他說。 歐鷗說:「是該吃飯了,吃完飯接着今天的行程。」 他側頭看她:「還要出去?」 「不是有個詞叫『因噎廢食』?哥哥會因為每天有人發生交通事故而不坐車了嗎?」歐鷗笑靨如花,「而且我的清單上還有好幾個酒吧等着我打卡。」 言罷歐鷗的一隻手挽到他的臂彎:「哥哥如果不放心我,就繼續陪我啊。」 「先吃飯。」剛洗凈的生菜裝在金絲鑲邊的盤子里,他端着盤子往外走。 歐鷗沒有鬆開他:「你先告訴我你陪不陪?這影響到我要怎麼安排我的具體行程。」 兩人來到餐廳,他將盤子擱餐桌上,說:「今天你的行程我安排。」 簡直就是驚喜突然砸到腦袋上來,歐鷗立馬拉開椅子坐入餐桌前:「很期待哥哥會帶我上哪兒玩。」 等後面抵達目的地,歐鷗發現,還真是超級大的驚喜―― 「要我再強調幾次我不是小孩子了?」來動物園算怎麼回事? 他說:「遊樂園你可以去,動物園你也可以來。」 歐鷗承認,動物園確實也有很多成年遊客。 但……確實小孩子比較多啊,很多大人還是陪小孩子來的。 最終歐鷗聳聳肩:「既然是哥哥第一次主動帶我來約會,動物園就動物園吧。」 他挑眉。 毫無疑問,是為她擅自解讀成「第一次主動帶我來約會」而挑的。 歐鷗的表情得意又挑釁,反正一切照她的解讀來。 因為自己的這個解讀,歐鷗的興緻也大起,迅速拉他進入動物園一日游。 比起之前的行程,今天歐鷗愈加把他定位到男朋友的角色里,幫她背着包、幫她拍照是必須的,遮陽傘她也塞到他手裡,由他幫她打着,坐電瓶車觀光沿途的動物時,長頸鹿的舌頭舔到她的手,她轉身便擦到他的衣服上。 低頭看一眼他白襯衣上的污漬,他復抬頭和她對上視線。 歐鷗特別無辜地說:「長頸鹿剛吃完我給它遞的胡蘿蔔沒嚼乾淨,舔在我手心的口水太黏了,我等不及拿濕紙巾出來又有什麼辦法?哥哥如果生氣的話,我親哥哥一口,給哥哥道歉。」 他問:「你對幾個人講過這樣的話?」 「嗯?怎樣的話?」 「用親一口來道歉。」 歐鷗眼睛一亮,手肘搭到他的肩膀上:「哥哥很在意嗎?」 在此期間他已從她的包里取出濕紙巾,抽出一張。 但不是給他自己擦,而是抓過她的手,擦她的手心。 他不置與否,好像只專註於給她擦手。 歐鷗不禁前傾一下身體,趁他低着頭距離,往他額頭快速吻一下,然後說:「哥哥你當然是第一個。」 他用濕紙巾擦完她的手,抬頭,看她一眼,似乎笑了聲。 下了電瓶車,歐鷗喊着口渴,想喝奶茶,使喚他走回剛剛電瓶車經過的小店幫她買。 他沒拒絕,只是提醒她:「小鷗,口渴喝奶茶,越喝越渴。」 「那我就是想喝奶茶有什麼辦法?」她把遮陽傘從他手裡搶回來,又將箍在腦袋上的太陽鏡往下一推,徑自落座在樹底下一隻石頭大烏龜的背上,「快去快去快去,我就要喝奶茶,你不能偷偷給我換成別的。我在這裡等你,哥哥你快去快回吧,否則你的小女朋友不僅要被渴死還要被曬死。」 目送他走去買奶茶的背影,歐鷗勾起唇角想,「小女朋友」這個稱呼,果然沒有被他糾正。 現在她所坐的這隻石頭大烏龜,其實是羊駝的地盤,正對着的就是個羊駝圈。 不過羊駝圈前扎滿了小屁孩。 所以歐鷗才沒有上前去和那些小屁孩爭搶位置。 手臂支在石頭烏龜的腦袋上拖着腮,歐鷗百無聊賴地啃着她方才投喂長頸鹿剩下的一根胡蘿蔔,看着幾個小屁孩明明想摸羊駝卻又很害怕的樣子,不厚道地暗暗發笑。 幾隻羊駝倒是主動得很,整齊有序地並排着從木圍欄的縫間伸出腦袋咬走小屁孩們手裡原本就打算投餵給它們的玉米棒,這一主動還把小屁孩給嚇得後退。 真沒用。嘲笑着,歐鷗推了太陽鏡走上前,將她啃了兩口的那根胡蘿蔔塞進一個小女孩手裡,親自握着小女孩膽怯的小手,同時召喚其他小屁孩學着她一起,抓牢各自的食物慢慢伸到羊駝的嘴邊,然後趁着羊駝被食物所吸引專註於吃的時候,抬出另一隻手摸上羊駝的腦袋瓜子。 約莫因為其他都是小屁孩,就她一個成人,相較之下她的手勁略大些,羊駝不樂意被她擼禿嚕,所以躲開了她,湊到另一個小屁孩跟前去。歐鷗被氣到了,狠狠瞪着羊駝做了個鬼臉,也不管羊駝作為低等動物看不看得明白人類這種高等動物的行為,故意當著羊駝的面取出濕紙巾擦拭自己的手,以表示她還嫌棄羊駝身上臟呢。 轉身,歐鷗要去找垃圾桶,發現某位老男人原來已經買完奶茶回來了,就掛着趣味滿滿的笑意站在石頭烏龜旁邊,也不知是將她的行為看去了多少。 不過歐鷗不care,她展開笑顏飛奔到他跟前,努努嘴:「快,幫你的小女朋友把吸管插好。」 他照她的要求做了。 歐鷗也不接奶茶杯,直接就着他的手持,吸一大口,然後把奶茶杯推向他:「來,哥哥你也喝。」 他說:「不用,你自己喝。」 「那可不行。」歐鷗抓住他的手抬高他的手臂,強行將殘留着她咬過齒痕的奶茶吸管塞進他的嘴裏,「必須喝,就算只喝一口也行的。」 雖然算上上一次的櫻桃,這是第二次他們間接接吻了,但歐鷗還是忍不住笑開懷。而且上一次的櫻桃是無意之舉,塞完她還有點不自在,今天她就自如多了。 果然,一回生二回熟。經驗非常重要,她吸收得也很好。 她飽滿的翹起的艷艷紅唇上尚沾染奶茶的白色奶漬。他瞥一眼,遂她意,吸了一口奶茶。 見狀,歐鷗發出剔透的輕笑,在他鬆開唇之後,她拿回奶茶杯,自己又咬住吸管,再大口地猛吸了兩口,把歡樂全寫在臉上,重新挽住他的臂彎:「走吧哥哥,後面好像還有火烈鳥!」

《陸闖喬以笙犬馬全文免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