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離生之我在瀛洲撿了個婿
離生之我在瀛洲撿了個婿 連載中

離生之我在瀛洲撿了個婿

來源:google 作者:遇光的錦鯉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呂橙 現代言情 酆巍

你相信前世今生的緣分嗎?相不相信,我們的故事都不涉及這些,我們想講的,是一個有關偏執、宿命的愛和觸碰不得展開

《離生之我在瀛洲撿了個婿》章節試讀:

酆巍在呂橙答應的時候,便送了她一串紫玉手串(要在本章提出來)

上一章我們說到,呂橙媽媽的連環催婚電話剛打完,呂橙和時情的姐妹對話剛結束,門鈴就響了。

藺遇白看着傷感的姐妹花,認命一般去開了門,果不其然門口站着酆巍。為什麼要用「果不其然」呢?明明說他們仨都很驚奇啊。

這話說的,他們仨都發現了酆巍的不一樣,當事人肯定也發現了啊!這就叫「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好了,言歸正傳,我們說回酆巍的提議。

酆巍的提議着實讓屋內的三人吃了一驚,不過三人不是吃驚於酆巍的提議,而是他竟然聽到了三人在說什麼。要知道他們剛才說話聲音並不大,並且他們所在的位置更接近客廳的陽台,距離大門口有很長一段距離。正常人站在門口是不可能聽到的,而且藺遇白剛才開門看到酆巍的狀態,並不像是偷聽,而是優哉游哉將他的建議說了出來。

就好像他知道藺遇白會有什麼樣的建議,而呂橙一定會聽取建議一樣。

他的那種篤定和掌控一切的姿態,像極了他們才交過手的「酆巍」。藺遇白甚至有一瞬間都懷疑,剛才的「酆巍」沒走,門口站着這個就是。

不等藺遇白往深了再去猜測,酆巍眉頭淺淺皺了下,隨即開口。

「考慮嗎?」

「不考慮!」開口的是時情,她用一種防備的姿態看着門口的酆巍,下意識將呂橙護在身後,不讓呂橙看到酆巍的眼睛。

「我們橙橙雖然着急,也確實考慮找人冒充,但那個人一定不會是你!」

酆巍輕笑了下,嗓音清澈,聽起來就像是如春的第一縷風,帶着點冰雪初融的冷冽,但是說出口的聲音又帶着一絲絲春風特有的暖柔。

呂橙很奇怪,每次遇到的酆巍都是不一樣的,要麼公事公辦的語氣提醒她涼茶少喝,要麼病秧子一樣求她幫助,再就是這次勝券在握,一副她一定會答應的樣子。

但唯一一個相同的點,就是不管什麼樣子,不管什麼情景,酆巍的嗓音都給人一種疏離感,即使那種疏離感帶着春風般的暖柔。

呂橙饒有興緻地看着他,握着時情的手從沙發里站了起來。

「站在門口總歸是我們招待不周,請進吧!」

時情着急阻攔,但呂橙給了她一個安撫的眼神,只得敗下陣來。

待四人面對面坐下後,呂橙便開口準備問酆巍為什麼會有這個想法。

誰知這時候,咕嚕三步並作兩步跑到了酆巍前面,歪着腦袋細細打量他。呂橙知道咕嚕有攻擊陌生人以及它認為有危險的人或物的例子,下意識便伸出纏着紗布的手去抱咕嚕。

誰知咕嚕竟然一下子跳到了酆巍的懷裡,抬起頭看着他。這一舉動讓在場除了酆巍的三人都倒吸一口涼氣,因為按照往常的慣例,咕嚕這個樣子,下一步就是要伸出爪子撓人了。

然而出人意料的是,咕嚕並沒有撓人,而是以一種非常親昵非常依賴的姿勢蹭了蹭酆巍的手。

酆巍會心一笑,抬起手摸了摸咕嚕的腦袋,咕嚕很舒服地「喵」了一聲,順勢躺在酆巍腿上,發出享受的呼嚕聲。

這一幕看的三個人不說目瞪口呆,小小震驚是有的。

酆巍看三個人的反應也大概猜出來是什麼情況,輕笑了一聲說:「這麼驚訝的嘛?看來小傢伙平常性格很差嘛!不過放心,我只是對動物有一種天然的親近感,遇見的小動物都會跟我很好。」

酆巍不知道他這句話,在不久的將來很快打臉。

扯遠了扯遠了,趕緊回歸正題。

呂橙像是終於不耐煩的樣子,抬眼看了一眼酆巍,漫不經心開口,實際上心裏在打鼓,她迫切需要知道這個鄰居是什麼情況,不然又得搬家,煩死了。

「說吧,為什麼幫我?交換條件是什麼?」

「你是不是忘了那天在十字路口有個人幫了你?」

兩人同時開口,兩人視線相撞的一瞬間,都從對方的眼神里看到了不可思議。

「你同意了?」

「那天在十字路口是你?」

說完,兩人又都愣住了,這也太要命了,這麼下去還怎麼開展有效對話?

詭異的是,呂橙的臉上竟然泛着可疑的紅暈。

藺遇白仔細瞅了瞅,酆巍的臉上也泛着一絲絲不易察覺的紅暈。

這倒是有趣了,藺遇白和時情對視一眼,默契地決定先不開口,看看兩人接下來的反應。

酆巍掩飾性地乾咳一聲,說:「女士優先,你先說吧!」

呂橙這會兒也反應過來,略顯尷尬但很快調整,開口詢問:「你幫我肯定是有條件的,先說說條件吧!」

時情在心裏默默翻着白眼:姐妹,現在條件是什麼重要嗎?現在最重要的不是這個人為什麼會知道我們的談話嗎?你到底知不知道你的人身安全最重要啊?

酆巍毫不猶豫開口:「我需要你的幫助,公司要舉行聯誼會,大家都知道我是單身,非得讓我去撐場面,可我對這種場合一向不擅長,但是剛進公司,又不好拒絕。剛好我又知道你現在需要解決男朋友的問題,來應付家裡,所以,這是一舉兩得對我們都有利好的事情。」

天,這是什麼蹩腳的借口啊?臨時用腳指頭想出來的吧?!他自己真的不會覺得敷衍嗎?

不會啊,在酆巍的行事準則里,過程如何並不重要,說辭是否撒謊也不重要,目的達到了就行,而且往往看起來越有問題的答案越容易被人相信。

頓了頓,酆巍又說:「至於你們疑惑的我為什麼會知道她需要應付家裡,並不是你們所想的,我在監視她或者有什麼特殊能力聽到你們對話那麼複雜,僅僅是有一次一起在電梯里聽到她和朋友打電話說起來這個事情而已,就這麼簡單。」

三人尷尬地互相看了一眼,藺遇白不自覺地舔了舔唇角,這是他緊張和尷尬時特有的動作。

「我講完了,現在說說你的看法,和……疑問!」

呂橙也不拐彎抹角,她確實想知道他為什麼會幫他,既然他不想給明確的答案,她再問也沒什麼意思。

但呂橙開口想問的,是另一個問題:「你說那天在十字路口的人,是你?」像是猜到她會這麼問一般,酆巍雙手交疊身體微微前傾的坐姿換了一下,變為極為放鬆的姿態靠在沙發上,右手有一下沒一下地摸着懷裡的貓,就像是摸着自己的孩子。

「那天不是我,但我知道是誰,只是……」

「只是你現在不能告訴我,時機不夠成熟?」

「你怎麼知道?」

「小說里,影視劇里不都這麼寫?就連現在網絡上的短視頻里,想要用似是而非的話題引起誤會,也是用這句話,你要不還是多接接地氣兒吧!」

兩人你一句我一句,就是說不到點子上,急的藺遇白直撓頭,忍不住開口:「拜託,兩位,你們再不說重點,天都要黑了,我可還餓着肚子呢啊!」

呂橙也不再堅持,拍了拍沙發上並不存在的灰:「交易可以,但是我有條件。我們只是應付家裡和公司,因為最近我媽因為這件事確實上火,肯定是有人在她身邊說了什麼,我不想因為這個讓她分心。等轉移了注意力,我才好知道到底是誰在跟她嚼舌根。」

「那行,成交!至於你想知道的那件事情,不久的將來,我會一五一十告訴你。你只需要知道,我認識你,遠在你意識到我的存在之前。我了解你,也比你身邊最親密的朋友包括你自己,都更多。」

說這話期間,酆巍抬眼看了一下時情,但也只是一瞬,快到如果不是一直盯着他的人根本察覺不到。

不過呂橙注意到了,但她沒有在意,她知道那眼神絕不是喜歡或者佔有,而是他對時情肯定也了如指掌。

酆巍拍了拍貓屁股,咕嚕輕輕哼了一聲,不情不願從他腿上離開,跑去貓咪飲水機喝水。

哎喲,看起來真像操碎了心的老父親,叮囑自家孩子按時喝水,按時吃飯的樣子。

「今天先到這吧,我得回去休息了,長時間跑來跑去,身體吃不消。明天我會來跟你對接和家裡人溝通的細節,如果你覺得屋裡不安全,我們可以去外面。當然,你可以把朋友帶上,因為之後很長一段時間,需要他們的協助。」

酆巍說完,乾脆利落站起身就往外走,經過咕嚕身邊時,咕嚕抬起腳準備跟他一起走,被他一個手勢制止之後,不情不願扭着小步子回了自己的窩。

等到門被關的聲音響起,在場三人才醒過神。好像剛才的對話和條件都是一場夢,除了一向不愛窩在小窩裡的咕嚕的狀態提醒他們剛才酆巍確實來過。

這個人身上的謎太多了,看來一切都只能等明天見面,再一一仔細確定了。

不過解決了男朋友的事情,呂橙還是有點欣慰的,畢竟心裏的一塊大石頭落了地。

因此,她提議為了感謝兩個朋友的幫助,晚上決定請她們去涮火鍋。

然而,一直沒怎麼開口的時情突然說了一句話,讓呂橙和藺遇白愣在當場。

「你們不覺得,他剛才走的時候那句話和那個狀態,跟那個假的『酆巍』極其相似嗎?甚至可以說一模一樣!」

呂橙輕輕開口:「你是說,他有可能,也不是這個時空的?」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
找不到掃碼入口?

《離生之我在瀛洲撿了個婿》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