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快穿之不服來戰呀
快穿之不服來戰呀 連載中

快穿之不服來戰呀

來源:外網 作者:軒轅鋼鐵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軒轅鋼鐵 都市言情

么樣的感覺?靳青歪着頭,站在一旁看着自己被工地上的塔吊車砸的支離破碎的身體,默默的思考着,世間死法千千萬,這種可真慘啊!原來人死了以後真的是有靈魂的。看着周圍的救援隊伍不斷從自己身體上穿來穿去的搶救其他的重傷人士,真的是一種很奇妙的感覺,覺得自己像風一樣,隨時會散開,又可以馬上凝聚到一起。伸出手想去摸摸自己已經使用了30年的身體,但是卻根本做不到。都說人死的時候自己的一生會電影般回放,而此時的靳青卻完全沒有這樣的待遇。不過也好,反正在這個世界上她一直是孤身一人、無牽無掛,這個世界也沒有什麼可以值展開

《快穿之不服來戰呀》章節試讀:



,全文免費閱讀.
看着這兩人面前放着的銀票,靳青眼中燃起熊熊火焰:這兩個人的靈魂散發著陣陣臭氣,贏他們的錢,她一點心理負擔都沒有。
那兩人原本正得意洋洋的看着對面的莊家。
感受到靳青注視的目光後,矮的那個側頭看了靳青一眼。
然後便像是沒看到一樣將頭又轉了回去:他還以為來的是誰家的小娘子,沒想到卻是個大姐。
其實曲婉月長得並不醜,只是被靳青的氣質拖累了。
再美麗的女人只要不修邊幅,都會比正常年齡看起來要老上幾歲,更何況曲婉月原本就只是相貌清秀而已。
莊家此時則已經輸的有些冒汗,看到靳青往這邊走心裏倒是有些期待:看這女人衣衫不整的模樣,就能猜到這一定是個潑婦。
最好這女人能把他們的桌子掀了,讓這場賭局繼續不下去,他們對自家主子也算是有交代了。
莊家的兩個人提着心看着靳青一步步走向他們,心裏跳得像是打鼓一樣。
靳青此時的表情很是嚴肅,她在心裏將自己看過的幾十部電影中,最精彩片段循環在腦子裏面重播了起來。
靳青信心滿滿的走到賭桌前:「能加入么?」
此話一出,莊家和那兩個男人都愣住了。
兩方人馬面面相覷,實在想不通靳青的身份和來歷。
靳青大咧咧的往賭桌旁邊一坐,信王則縮頭縮腦的站在靳青後邊。
靳青對着那兩個男人咧嘴一笑:「老子能賭么?」
圍觀的眾人發出了一陣驚呼:他們還是第一次見到女人上賭桌,今天這次沒白來。
莊家的兩個人:「」難道說,這人是他家爺派來給他們解圍的么!
那兩個贏錢的人:「」這個大嫂究竟是何方神聖。
聽到人群中傳來的起鬨聲,高個子男人露出一個嘲諷的笑,同時用手拍了拍身前的銀票:「我們賭的很大,全部身家,你有多少本錢?」
聽到這人說全部身家的話,靳青的眼睛猛的一亮,而信王則十分緊張的伸手拉了拉靳青的衣擺:他家王妃可是身懷十幾萬兩的大富翁,絕對不能拿身家來賭。
誰想他的手剛剛碰到靳青的衣角,就被靳青反手一拽,一把將他的手按在桌子上:「老子賭這隻手,你看值多少錢!」
眾人齊齊倒吸一口冷氣:這女人當真好有魄力!
信王:「」我是誰,我在哪,我為什麼會被自家王妃按在賭桌上。
兩個莊家頓時對靳青肅然起敬:不愧是他家爺派來救場的人,就是有魄力,光憑氣勢就能夠壓倒一片了!
那一高一矮兩個人,也被靳青的突然的行為震得一愣:什、什麼情況。
這不是趙王開的賭場么,為什麼還有人賭命!
但那矮個的人很快便注意到信王身上的衣服,對着高個男人耳語一番。
高個男人的眼神目光閃了閃,終於發現信王身上穿着的皇子服。
以為靳青二人是趙王特意派出來震懾他們的,高個男人冷笑一聲:「一隻手,起碼也值個十兩銀子,你確定要壓么?」既然這人裝瘋賣傻,那他就奉陪到底好了。
靳青歪頭斜眼的看着他:「當然。」沒本的生意,她為什麼不做。
信王:「」一隻手值十兩銀子,都夠買上兩頭豬了,沒想到他竟然這麼值錢。
不對,他為什麼要和豬比,他又為什麼要被王妃壓到賭桌上!
還沒等信王糾結完,這邊的靳青已經抱着色盅搖了起來。
靳青學着電影中的模樣,動作頻率絲毫不差,再加上嘴角上帶着的那絲若有似無的笑意,倒真有幾分賭神附體的感覺。
看着靳青胸有成竹的樣子,對面的兩人心裏都犯起了嘀咕:難道說這真的是個高手!
接着就聽碰碰兩聲,兩個色盅被同時放在桌子上。
高個的男人一把掀開色盅,然後倒吸了一口冷氣:他剛剛被靳青干擾了,竟然只搖出了二三三,點小來。
不是說他輸不起十兩銀子,只不過這一輸便破了風水,他們今天勢必不能再賭下去。
可是,他們還沒有打探清楚這兩個人的來路呢!
莊家倒是鬆了一口氣,其一是因為今天賭場的事情算是讓靳青解了圍,其二則是他終於見到這男人輸了。
要知道,這人要是在這麼贏下去,他們的賭場的風水可就全破了!
聽到人群中小小的歡呼聲,還有那兩個男人驟變的臉色。
靳青唇角上挑:「老子額!」
話沒有說完,就直接憋了回去。
只見色盅里的三枚骰子分別顯示着一一二,四點小
圍觀的人「哄」的一聲都笑了,笑聲中滿滿的惡意幾乎要淹沒靳青。
高個子男人更像是囂張的一邊笑一邊拍桌子:他還以為這次要栽,卻沒想到對方竟是一個偽裝的很好的菜瓜,害他白白提心弔膽一次。
矮個子那個倒是內斂一些,可此時整張臉也憋得通紅,要笑不笑的樣子更是刺激着靳青脆弱的神經。
靳青的心中跑過上萬頭草泥馬:電影裏面都是騙人的!
就在靳青即將暴起的時候,只聽「叮」的一聲,緊挨信王手指尖的位置上被人釘上了一把短劍。
信王嚇得連頭髮都立起來了:「王、王、王、王、王、王、王」
信王再一次受驚過度,要不是有兩個賭場的保鏢正死死的按着他的手,他此時早已經逃得無影無蹤。
靳青抬頭一看,卻見高個男人對她嗤笑一聲:「願賭服輸!」既然敢賭,就要接受後果。
靳青將短劍抽出來,對着身邊的信王陳懇的勸到:「你忍一忍!」她保證不會流很多血的吧~
信王不止頭髮豎起來,就連聲音都尖細了不少:「我不要!」又不是他要進來賭的,為什麼倒霉的是他!
靳青皺起眉頭,將目光看向一旁的記賬先生。
那先生原本還在看熱鬧,發現靳青盯上自己後,記賬先生渾身一個激靈,直接將雙手藏在背後:別打他的主意,他還要靠這雙手養家呢!
靳青到沒有對他下手,只是從他桌案前拿起一根沾着墨汁的筆,在信王白皙的手腕上划了一下,同對面的高個男人解釋道:「先記賬!」

《快穿之不服來戰呀》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