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抗戰飛將軍
抗戰飛將軍 連載中

抗戰飛將軍

來源:外網 作者:千重草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千重草 都市言情

公元一九三七年十二月十三日,南京保衛戰失敗,民國首都被日軍攻佔。南京西南滁州東關火車站,南京衛戍司令唐生智又看了一眼身後的滁州城,沉聲下令:「炸掉火車站、飛機場。」隨即登上火車,離開滁州。 隨着劇烈的爆炸聲,滁州的火車站、飛機場,頃刻之間化為一片廢墟。 百姓們從負責爆炸的國軍官兵口中知道南京已經失守的消息,頓時滿城驚慌,紛紛舉家逃離。 家底殷實的人家,帶上金銀細軟、妻妾兒女,乘車逃往重慶等西南大後方。家境貧寒、拿不出路費的百姓,只好扶老攜幼的出城往城西的大山裏面去避難。展開

《抗戰飛將軍》章節試讀:

懷遠老縣衙。高飛看着飛檐琉璃瓦的房檐、以及大門上的獸首門環,若有所思。 「讓我放把火燒了它!」史天明惡狠狠地說完,就要找東西放火。高飛趕緊攔着,「住手!你幹什麼?好好的一個縣衙,你燒它幹什麼?」楚華也不解的看着史天明。 「縣衙變成了日本鬼子的司令部,還留着它幹啥?」史天明瓮聲瓮氣的回答,似乎他說的是理所當然。 高飛哭笑不得,「日軍在這裏面住過,你就要把它燒了呀?這是縣衙,是座房子,你還指望它拿着槍去抗擊鬼子嗎?史天明,這縣衙是咱們國家的財產。現在剛從日本人手裡奪回來,你就要燒了它?」 「那,那我不燒了。我進去看看,看裏面有沒有藏着鬼子?」 「這還差不多。走,我們一起進去。注意啊,如果發現了鬼子,開槍可以,可千萬別用手榴彈。免得把裏面的房子炸塌、樹炸倒了。」 「知道了。我不是三歲的孩子!」 高飛帶着戰士們衝進了縣衙。縣衙里響起了腳步聲和呼喊聲。 縣衙裏面還真藏了有幾名日軍。經過一場激烈的戰鬥,幾名日軍全部被擊斃。高飛得到了一把日軍少尉的戰刀、以及肩章等物。戰士們各有所得,一個個興高采烈的往外走。 剛走到門口,就見外面堵了一群人,看穿着,應該都是本地有些身份的士紳。 看當兵的出來了,人群呼啦往上一圍,正對着高飛的是個穿長袍馬褂戴着瓜皮帽的白鬍子老頭。 老頭別看年紀大了,身子骨還挺利索,對着高飛一拱手,「各位老總,我們代表懷遠十萬百姓懇求貴軍體恤地方,把縣衙給我們懷遠縣留下來吧。」 高飛趕緊抱拳回禮,「老先生多禮了。我們五十九軍是抗日的軍隊,是保護咱們國家的。縣衙是國家的財產,我們當然不能毀壞。不信您看,這縣衙原來是什麼樣,現在還是什麼樣。我們紋絲沒動。」 老頭和在場的本地士紳們紛紛表示感謝。高飛帶着戰士們離開縣衙,繼續在縣城中搜索殘敵。 懷遠被五十九軍成功收復。殘餘日寇部分被消滅,大多數退到了淮河以北。五十九軍經過連續作戰,部隊傷亡不小,官兵們也比較疲勞。因此,張自忠下令原地駐防,和日軍隔着淮河對峙。 五十九軍初戰告捷!從上到下都是喜氣洋洋。部隊改善伙食,當兵的每個人碗里都有了幾片肉。高飛和十班的戰友們聚在一起,高高興興的享用這難得的美餐。部隊正在吃飯的時候,上面來人了。 在十幾個警衛簇擁之下,有幾位軍官來到了三排。戰士們趕緊放下碗起立。高飛往來人裏面一看,團長、連長,全來了。和楊團長站在一起的,是一位領子上帶着中校軍銜的青年軍官,看年紀,大概也就三十幾歲。 上級長官來部隊,連長忙着給介紹:「弟兄們,我給大家介紹一下。楊團長大傢伙兒都認識。這位,是咱們步兵三十九旅副官處王副處長。大家歡迎!」 嘩――!掌聲響起。王副處長笑眯眯的也跟着拍巴掌。高飛卻注意到,站在王副處長身後有一人,正用惡毒的眼睛盯着他看。是肖剛! 高飛想起楚華曾經告訴過他,肖剛的姐夫是旅裏面的副官處副處長。這位王副處長,大概就是他肖剛的姐夫了吧?王副處長這是給他小舅子撐腰拔橫來了? 不管什麼副處長,肖剛敢瞪眼,高飛也不示弱。他用更加兇狠的眼神回瞪肖剛! 王副處長不經意間,和高飛的眼神對了一下,他愣住了。和楊團長小聲交流了兩句,就徑直走了過來,「呵呵,你就是那個參軍才三天,就打死了十幾名日軍的高飛吧?」 「對,我就是高飛!」高飛舉手敬了個禮,態度不卑不亢。 「唔,好,不錯。嗯。我聽說,你和肖剛鬧了點兒小矛盾。大家都在一個部隊,是一條戰壕里的戰友。怎麼樣,給我個面子,和肖剛和解了吧。」 高飛本以為王副處長是來找自己麻煩的,卻沒想到人家是來當和事佬的。仔細想起來,他和肖剛也沒什麼仇恨。不過是肖剛的嘴有點兒欠,說話討人厭。要是因為這個就結仇,也顯得他高飛的氣量太小了一點兒。 「王處長言重了。我和肖剛只是因為意見不合爭吵過兩次,也算不上什麼矛盾。既然王處長你這麼說,我當然願意和肖剛和解。就看肖剛他願不願意了。」要是能就此化解和肖剛之間的疙瘩,高飛也是求之不得。 「他敢?」王副處長哼了一聲,「肖剛,你給我過來!」 肖剛哭喪着臉走過來,按照他姐夫的命令,伸出手來和高飛握手。倆人一握手,這就算是握手言和了。眾人都挺高興,高飛和肖剛要是和好了,三排最大的一個矛盾就化解了。今後的三排,還是一個團結如一家人的集體。 高飛和肖剛的手握到了一起。都是當兵的嘛,肯定不能像某些人一樣,握手就輕飄飄一沾即走,那得有一點兒力度。兩個人兩隻手,滿滿的握着。 忽然,高飛覺得對方的手在發力!再一看,肖剛臉上的笑容有一些猙獰了。好小子,敢在這時候暗算我?你算是找到正主了。高飛手上猛然發力,笑容卻絲毫不變。 「啊!哎喲,高飛,你幹什麼?」肖剛忽然大叫着,用力往回抽手。 高飛順勢鬆手。也不知道是松的快了還是怎麼回事,肖剛收勢不住,一皮股坐到地下,他又發出一聲慘叫。「啊!高飛,你暗算我。你什麼意思?」 這一下,肖剛姐夫,王副處長的臉色也變了。「高飛,你太過分了!肖剛來和你握手言和,你就是這樣對待他?本來肖剛和我講你怎麼樣囂張跋扈。欺負他,我還有點兒不相信。現在我算是信了!」 「楊團長,今天這個事情,你說怎麼辦吧?」 這下楊團長為難了,「嘖,這件事嘛。唉,高飛,你看這事你辦的吧。」

《抗戰飛將軍》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