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恐怖靈異›舉世強者
舉世強者 連載中

舉世強者

來源:外網 作者:林風蘇雅 分類:恐怖靈異

標籤: 恐怖靈異 林風蘇雅

在外人眼中,上門女婿林風是個不折不扣的廢物。在妻子一家人眼中,林風甚至連條狗都不如。一次卑劣的陰謀,林風被屈辱的逐出蘇家。沒有人知道,讓世界顫慄的絕世王者,就此誕生……展開

《舉世強者》章節試讀:

「各位,是不是有什麼誤會?」
林風看着這群氣勢洶洶的人,臉色頓時有些發白。
但這群人並沒有任何解釋,直接提着甩棍,朝他沖了過來。
林風本能地想要逃跑。
但詭異的是,他發現這些人的動作突然一下子變得很慢。
是的,很慢!
就像電影里的慢放一樣!
這麼慢的動作,怎麼可能打得到人?
林風猶豫了一下,放棄了逃跑的想法,肩膀一側,輕鬆躲開一記砸過來的甩棍,跟着往旁邊一閃,又躲開了幾道攻擊。
他愣住了,身體何時變得這麼靈活?
不過眼下生死關頭,他也來不及多想,先是一拳砸在了最前面一個大漢的鼻樑上,只聽「咔嚓」一聲脆響,那大漢發出一聲慘叫,身體跟沙包似的倒飛而出,足足飛了三米遠。
又是,又是一腳踢出。
那個被踢中的打手,哀嚎着往後倒去,接連撞倒了後面三個人。
靠,這是什麼力量?
林風張大了嘴巴,完全被自己「詭異」的力量嚇到了。
本來殺氣騰騰的打手們,頓時停下了動作,有些驚懼地望着林風。
「什麼情況?劉奇不是說這小子是個窩囊廢嗎?」
「他媽的,窩囊廢能一拳把人打飛這麼遠?」
「逃,快逃!」
打手們醒悟過來,紛紛臉色大變,想要逃走。
林風精神一振。
娘希匹的!
現在想逃?遲了!
林風腳掌重重踏地,人「嗖」地一下,就跟強弩似的,瞬間掠到了人群之中,直接大展拳腳,把這些平日里沒少作姦犯科的打手,打得屁滾尿流,一個個躺在地上,打滾慘嚎。
林風彎下腰,單手揪起一個打手的衣領,面無表情道:「說!誰派你們來對付我的?」
那打手嚇得臉色發白,喉嚨里支支吾吾,半個字也吐不出來。
林風氣不過,一拳砸在了旁邊的圍牆上。
這一拳砸出去他就後悔了。
本以為拳頭必定是皮開肉腚,鮮血如注。
沒成想,只聽「轟」地一聲,那青石板轉的牆壁,竟硬生生地凹陷了下去。
林風驚呆了。
而打手們則是變成了驚嚇。
誰都沒有想到,這個柔柔弱弱的青年,居然這麼恐怖!
這是超人嗎?
被林風揪住衣領的那個打手,渾身顫慄,褲襠頓時浸濕一片,尿了。
他哭喪着臉道:「大……大哥饒命,是你小姨子的男朋友劉奇,他給了我們錢,讓我們來教訓你的!!」
「果然是他!」
林風瞳孔一縮。
眉宇間,湧起滔天怒意!
這個劉奇,以前自己在蘇家當上門女婿的時候,就沒少欺辱自己。
記得有一次妻子蘇雅生日,一家人去外面的餐廳吃飯。
吃到一半,劉奇忽然帶了一幫狐朋狗友過來,直接把林風趕到了一旁,然後嘲諷道:「你一個上門廢物,哪有資格和我們坐在一起用餐?端着碗,滾到邊上吃!」
當時,沒有一個人替他說話,就連蘇雅也沒有,似乎認為這本就是一件天經地義的事。
於是林風真的端着碗,站在旁邊,悶聲扒飯。
他永遠忘不了,當時周圍那些食客,服務員異樣的眼神和指指點點。
自己身為蘇家的女婿,蘇雅的丈夫,卻連入席就餐的資格都沒有,這已經不是悲哀能夠形容的了……
還有一次,林風在家裡打掃衛生,突然聽到樓上傳來小姨子蘇婷的尖叫聲。
林風以為小姨子遇到了什麼危險,連忙衝上去,一腳把門踹開。
而入目的一切,讓要往裡闖的林風,一時間立定在了原地。
只見蘇婷穿着一件空姐服,被撕得亂七八糟,難以遮體,刺眼的燈光之下,肌膚白的就跟雪一樣。
而一旁的劉奇,則赤裸着上身,只穿了一條三角褲,壓在蘇婷身上……
林風頓時傻眼了,臉漲得通紅。
原來這對情侶是在玩「角色扮演」!
林風連忙道歉,但暴怒的劉奇二話不說,直接衝過來,一拳打在了林風的臉上,把他打倒在地還不解氣,一邊罵罵咧咧,一邊拳打腳踢。
小姨子滿臉潮紅,羞憤交加,在一旁尖聲尖氣地叫道:「打!打死這個廢物!」
林風想解釋,但他們根本不給自己解釋的機會,只能硬生生挨了一頓暴打。
這件事還沒完,之後林風出門,又被人平白無故打了一頓。
不用說,多半是劉奇的主意。
一幕幕屈辱的往事,湧入胸腔,彷彿要把林風的身體給燃燒起來。
憤怒!
說不出的憤怒!
沒想到自己已經離開了蘇家,這個妹夫依舊不肯放過自己!
好,既然如此,那咱們就走着瞧!
林風吐出一口濁氣,把那已經暈厥過去的傢伙扔在了地上,然後冷冷地掃視了忐忑不安的眾打手一眼,沉聲道:「轉告劉奇,從今天開始,我林風不會再忍讓他了!」
說完,轉身離開,留下一眾面面相覷,幾乎嚇破了膽的打手們。
*
林風走到蘇家門口的時候才想起,自己已經被趕出來了。
他苦笑一聲,拍了拍腦袋。
這裡,已經不再是自己的「家」了啊。
他摸了摸口袋裡皺巴巴的幾張鈔票,忽然有些後悔,當時應該多少找唐薇要點報酬的。
雖說救人不該圖謀,但現在自己走投無路,這點錢,估計也就夠住一晚上酒店,吃兩頓飯。
「算了,走一步算一步吧,大不了明天去找個工作,總不至於會餓死個人。」
林風自言自語道。
他找了一家便宜的酒店,登記後入住了下來。
去衛生間洗澡的時候,林風透過霧氣籠罩的鏡子里,驚訝地發現身體強壯了不少,並且就連肌肉也鼓脹起來!
要知道這些年,林風在蘇家每天忙着做家務,吃的不好,睡得也不好,整個人骨瘦如柴,哪有時間去健身房鍛煉。
可現在,不光是手臂變粗,胸大肌變得發達,就連之前之前有一點點贅肉的小腹,此刻竟也變成了硬邦邦的六塊腹肌!
林風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鏡中的自己。
這是在做夢嗎?
其實自從他被趕出蘇家,被那輛汽車撞暈之後,一切就猶如夢幻一般。
先是在唐家,林風發現唐先生額頭上的一團黑氣,拍散後本該必死無疑的唐先生蘇醒過來;跟着以摧枯拉朽之力,輕輕鬆鬆打趴一群職業打手;而現在身上凸起的肌肉,反而是小巫見大巫了。
林風愈發確定,自己被汽車撞到後,一定發生了什麼。
夢中,那個酒紅色長髮,如仙女一樣美麗的女子,到底是何方神聖?
*
次日,林風在床上被刺耳的手機鈴聲吵醒。
他睡眼龍松地拿起手機一看,竟是蘇雅打來的!
「林風,你現在來民政局一趟,咱們把離婚手續辦了。」
電話中,蘇雅的聲音冷就像一盆冰水,讓林風瞬間驚醒。
「好。」
林風說道。
「你……你答應了?」
蘇雅有些意外。
她本以為這個窩囊廢丈夫,必定是哭着哀求自己不要離婚,或者提出條件,多少撈一點好處才肯答應,沒想到居然答應的這麼乾脆?
想到這,蘇雅心裏反而有些不高興,說道:「你就沒什麼想說的嗎?」
林風淡淡道:「反正你對我從來就沒有感情,既如此,我還能說什麼?」
「你……你行!」蘇雅怒氣沖沖地掛了電話。
林風望着手機,怔怔發獃。
五年了,終於要結束了嗎?
*
到了民政局大廳,林風老遠就看到了蘇雅和蘇婷姐妹,而劉奇,自然也到了。
三人看到林風就這麼「安然無恙」地出現,頓時有些驚訝。
蘇婷皺了皺眉,對身旁的男友小聲道:「劉奇,你不是說昨天請人修理了他一頓嗎?怎麼一點事都沒有?」
劉奇也是一臉不解:「沒錯啊,我確實請人去對付林風了,按理說他現在就算沒躺在醫院,也該全身打滿石膏了,太奇怪了!」
「也許是你請的那些人沒找到他吧。」蘇雅說。
「也許吧。」
劉奇點點頭,覺得也只有這個可能了。
不然就憑那些狠人的手段,林風不死也得脫層皮。
「林風,聽說你上次企圖非禮我女朋友,是不是有這回事?」劉奇一臉兇狠地走到林風面前。
林風淡淡地看了他一眼,什麼話也沒說。
劉奇以為他是害怕的說不出話了,冷笑一聲,道:「這筆賬我先給你記着,從現在開始,你老老實實滾出蘇家,滾出金花市,以後不要在我面前出現,否則我見你一次打一次,聽到沒?」
林風哦了一聲,轉過身看向這個五年來有名無實的妻子,語氣平淡道:「走吧,去辦理離婚。」
蘇雅咬了咬嘴唇。
對於林風的態度,她心裏十分不爽。
這個垃圾,明明難過的不行,還在這裝什麼裝?
在蘇雅看來,無論是離開貌美如花的自己,還是離開家底不菲的蘇家,對這個廢物丈夫來說,都是無法接受的噩耗!
辦理完離婚手續後,蘇雅臉上笑靨如花,而妹妹蘇婷更是笑着道:「姐,恭喜你呀,終於脫離這個廢物了!」
「晚上我請客,找個地方慶祝一下!」劉奇一揮手,說道。
林風苦笑一聲。
自己在她的心裏,果然是可有可無的存在啊……
他正準備離開,這時候,一輛黑色的奔馳小車,忽然從一處駛來,停在了蘇雅等人面前。
車門打開,走出來一個西裝革履,儀錶堂堂的的男子,大概也就三十齣頭。
「馬少,您怎麼來了?」
「傑哥!」
蘇婷和劉奇眼睛一亮,紛紛露出崇敬之色,連忙迎接上去。
而蘇雅,則是滿臉的幸福。
林風心裏一咯噔,腳步停在了原地。
青年微笑着點點頭,和蘇婷與劉奇一一打過招呼後,徑直走到蘇雅面前,竟一把摟住了蘇雅的腰,笑着說道:「小雅,離婚辦好了嗎?」
蘇雅滿臉羞紅,輕輕地點了點頭:「辦好了。」
青年露出一絲欣喜之色,俯下身,在蘇雅的臉頰上吻了一口。
看到這一幕的林風,如遭雷劈!
他簡直不敢相信,才和妻子辦理離婚不到兩分鐘,她居然這麼快就勾搭上了一個男人?
不,看他們親昵的模樣,顯然認識不是一天兩天了。
林風眼眶布滿了血絲,緊緊地握緊了拳頭,指甲鑲嵌進了肉里都沒有發覺,陣陣疼痛,卻疼不過他的心。
這五年來,自己做牛做馬,卻連蘇雅的手都沒牽過。
而現在,這個陌生的男人,不但抱住了蘇雅,還吻了他……
「知道他是誰嗎?」
「他是駿馬集團老總馬國強的兒子馬浩傑,在咱們金花市,可是有名的公子哥。」
劉奇走到了林風面前,看到他痛苦的模樣,心裏一陣暗爽,但他覺得這樣還不夠,繼續笑着說道:「再告訴你一件事,你老婆蘇雅,其實很早就和馬少在一起了。」
「你說什麼?」
聽到這話,林風臉色大變。
雖然他和蘇雅已經離婚了,蘇雅和誰在一起,是她的自由,別說和這個什麼馬少,就算是金花市首富也不關他的事。
但,劉奇竟然說蘇雅和這個什麼馬少,很早就在一起了?
很早是多早?
幾個月前,幾年前?
林風再也忍不住了,陰沉着臉,大步走了過去。
蘇雅看到林風過來,眉頭一皺,不耐煩道:「你怎麼還沒走?」
林風怒吼道:「劉奇說,你們很早就在一起了,是不是真的?」
「這……」
蘇雅臉色頓時變得有些不太自然。
只是,但她看到身旁衣着不菲的馬浩傑後,一咬銀牙,大聲道:「對,我們很早就在一起了!」
「多早?」林風的聲音在顫抖。
「三年前。」蘇雅臉不紅心不跳地說。
嗡!
聽到這話,林風的大腦頓時一片空白。
三年前?
原來三年前,他們就在一起了?
「林風,說真的,你覺得以你這樣的條件,真的配得上我么?」
蘇雅雙手抱胸,語帶不屑的說道,「你要錢沒錢,要長相沒長相,除了在家裡洗衣做飯,什麼用都沒有,簡直可以用一無是處形容。」
「但阿傑就不同了,他不但年輕,長得帥,家裡有錢,還會體貼人……你要知道,這世上任何一個女人,都喜歡優秀的男人,而不是和一個廢物生活一輩子。
「阿傑,就是我命中注定的白馬王子!」
說著話的時候,蘇雅抬起頭,精緻的俏臉看向馬浩傑,充滿了甜蜜之色。
林風沉默。
這一刻,他心裏不知道是什麼滋味。
憤怒,痛苦,失落,或許都有吧?
他不後悔和蘇雅離婚,既然這個女人不愛自己,自己也沒必要一直熱戀貼冷屁股的。
他真正難過,是這些年自己在蘇家任勞任怨,換來的卻是一定綠油油的帽子。
林風慘笑一聲,隨即正色道:「蘇雅,你一定會後悔的!」
「後悔?」蘇雅彷彿聽到了最可笑的笑話,咯咯笑道:「是啊,我確實後悔,如果我當初以死相逼,也許爺爺就不會逼我嫁給你這個沒用的東西了!」
「姐,你還跟他啰嗦什麼,咱們趕緊走吧,找個地方慶祝一下。」蘇婷笑吟吟道。
林風再不言語。
轉身,準備離開。
而這時候,一輛黑色的鬼火摩托,忽然停在了林風面前。
摩托上是一個二十來歲,面黃肌瘦的小夥子,穿着一身破舊的外套。
「林風,你的快遞。」
那小夥子把一個類似文件的東西,朝林風扔了過去,然後摩托車就直接開車了。
「誒?」
林風一頭霧水接過物件,看向那摩托小哥,卻發現他已經開遠了。
林風撓了撓腦袋,正準備把文件拆開,劉奇卻是突然走過來,一把將信封搶走了。
「把東西還給我!」林風怒道。
「別急,讓我看看這裏面裝了什麼玩意!」劉奇一臉笑意地拿起文件,「咦,這上面寫的什麼鬼?王,生日快樂?什麼意思啊?連個地址都沒有?」
「快,快拆開看看!」
蘇婷起鬨道。
蘇雅也有些好奇地湊了過來。
而林風則是身子一顫,驀然想到了什麼……
記得自己二十歲生日時,也是收到了這樣一封沒有地址的快遞,上面也是寫着「王,生日快樂」這五個字。
當時自己拆開後,是一枚普普通通的戒指。
現在,這神秘的快遞居然又寄到了自己這裡?
劉奇三下五除二,把文件給撕開,只見裏面包著一張黑色的銀行卡,他正準備拿出來好好看一看,林風走了過來,把卡搶了回去。
「操,你找死?」劉奇罵罵咧咧。
林風沒理他,把卡放回口袋,轉身就走。
「行了,別管這廢物了,我們快找個地方吃東西吧,我都餓死了!」蘇婷嬌嗔道。
於是,眾人紛紛上了奔馳。
但,唯獨馬浩傑還站在原地,有些發愣,不知道在想什麼。
「阿傑,你怎麼了?」蘇雅走過來問道。
馬浩傑回過神來,突然皺着眉頭道:「小雅,這個林風,真的只是一個普通人嗎?」
「啊?你為什麼這麼問?」
蘇雅愣了愣,說道,「都跟你說了很多次,林風是個無父無母的野種,要不是我爺爺收養他,他早就死在外面了!普通人?呵,他連普通人都不如,他就是個下等人!」
「這樣啊……」馬浩傑似乎鬆了口氣。
「阿傑,你沒事吧?」蘇雅覺得馬浩傑有些奇怪。
「沒事。」
馬浩傑笑着搖了搖頭,心裏喃喃想着:「嗯,一定是我看錯了……」
畢竟,那可是全世界僅有一百張,被譽為至高無上,頂級尊貴的VIP黑卡啊!
即便是本市的首富,也不一定有資格獲得,更何況是林風這個廢物女婿!

《舉世強者》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