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服軟
服軟 連載中

服軟

來源:google 作者:明珠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許禾 趙平津

許禾是一朵含苞未放的青澀小花,但在趙平津眼裡,她的初次綻放也着實過於熱辣了一些——平生只對她服軟展開

《服軟》章節試讀:

到後來,他衣裳仍是紋絲不亂。

  她在他耳邊輕喃:「你不怕……你女朋友發現?」

  趙平津低頭睨她一眼,還有心思想這些?

許禾耳尖微微一疼,男人咬了她一口,聲音嘶啞:「專心點。」

  許禾鬢髮濕透,看着他拉好拉鏈走人,又是一副衣冠楚楚的模樣,連罵他的力氣都沒了。

  還真是衣冠禽獸,給了錢一點虧都不肯吃,還要見縫插針的睡回來。

  ……

  「怎麼去這麼久啊?」徐青有些委屈巴巴。

  「遇到個熟人,」趙平津說著,抬眼看了一眼許禾。

  她頭髮還有點亂,臉頰微紅,頸子上還有一抹紅痕。

  「就『好好』敘了敘舊。」他一邊說著,一邊收回目光,對徐青笑了笑:「怎麼,想我了?」

  徐青低頭嗯了一聲,趙平津夾着煙的手指摸了摸她的臉。

  很快散了,趙平津摟着徐青離開,許禾繼續忙碌,一直要工作到餐廳打烊。

  她今天實在太累,被趙平津壓榨了這麼幾次,又工作到深夜,回了宿舍顧不得洗澡,倒頭就睡了。

  睡前最後一個念頭卻是,趙平津這會兒是不是和那個徐妹妹在翻雲覆雨呢?

還真是精力旺盛。

  第二天,許禾是被林曼和舍友說話的聲音吵醒的,她眉飛色舞的分享自己掃貨的收穫,順手饋贈給了許禾一支口紅。

  許禾平靜的接過,道謝,林曼三句話不離她的『老公』,惹得宿舍的女孩子們羨慕不已。

  江淮忽然打來電話:「禾兒,一會兒我去接你,爺爺今天忽然醒了,非要見你,你準備一下,我們今天去老宅吃飯。」

  「好,我穿衣服就下樓。」

  許禾掛了電話,發了一會兒呆。

  江淮不喜歡她,卻又不肯分手,她深惡痛絕這樣的糾纏,但卻無力結束這一切。

  誰讓她就是個渺小的許禾呢,而江淮這樣的富二代,捏死她就如捏死一隻螞蟻。

  許禾換上襯衫和長褲,將頭髮梳理整齊,就準備出門。

  林曼有些酸:「禾兒,江淮約你啊?」

  「嗯,江淮過來接我去老宅吃飯。」

  許禾一雙乾淨到極致的眼瞳望向林曼:「你今天還和男友出去嗎?」

  「哦,今天不去了,他臨時有事。」林曼目光有些躲閃。

  許禾點點頭:「那我先下去了。」

  到了樓下,等了幾分鐘,江淮的車子就到了。

  他長的就是很招女孩兒喜歡的樣子,高大英俊陽光,笑起來特別乾淨好看。

 但在許禾看來,金玉其外敗絮其中這句話就是他的最真實寫照。

  「禾兒。」江淮下車過來迎她,滿目都是讚賞:「我就喜歡你打扮的乾淨簡單的樣子,特別純,和外面那些風騷的女人一點都不一樣。」

  許禾對他笑了笑,很乖巧的樣子:「你喜歡就好。」

  江淮握住她的手:「走吧,爺爺等着你呢。」

  上車時,江淮無意一瞥眼,看到了許禾脖子上的一抹紅痕,他咦了一聲:「禾兒,你脖子怎麼了?」

  許禾摸了摸後頸,軟軟道:「不小心蹭到了吧。」

  江淮蹙了蹙眉,「以後小心點,你皮膚這麼嫩,留下疤痕就不好看了。」

  「嗯。」許禾乖乖的點頭,大眼睛眨巴着滿是濡慕和依賴:「江淮,你對我真好。」

  「傻瓜,你是我費盡苦心追到手的,我不對你好對誰好?」江淮的甜言蜜語信手拈來。

  許禾低頭羞澀的笑,江淮心裏得意又不屑,真是個小傻逼。

《服軟》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