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從若葉鎮開始的火球鼠訓練家
從若葉鎮開始的火球鼠訓練家 連載中

從若葉鎮開始的火球鼠訓練家

來源:google 作者:輝朦朦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池平黎 穿越重生 輝朦朦

你城都地區什麼水平啊!四個天王,一個是從關東借來的格鬥天王,一個是關東地區晉陞的道館館主,這合理嗎?連冠軍都是關東地區的渡,你們城都地區就沒有自己的天王嗎?這合理嗎?重鑄城都榮光,吾輩義不容辭!展開

《從若葉鎮開始的火球鼠訓練家》章節試讀:

小黎在之前就向空木博士問過了關於對戰方面的事情。

「空木博士,精靈對戰方面,要做到像電視里播放的對戰比賽那種程度,我應該怎麼做才好。」

空木面對這個問題,沉默了一下,隨後緩緩回答道。

「對戰的話,其實精靈從出生開始,即使沒有訓練家的從中干擾,也會相互爭鬥起來。除去精靈自身個性的干擾以外,一般都是會自主戰鬥的。」

「但是這些由精靈自身憑本能戰鬥,效率太低,且需要大量的對戰來積攢經驗,所以訓練家就是在這個時候,作為對戰的引導,讓精靈可以走捷近。」

「走捷近?」

小黎不解問道。

「沒錯,讓精靈在訓練家的幫助下,可以更快的成長起來,即使沒有野生精靈的豐富戰鬥經驗。也可以戰勝野生的強大的精靈。」

「而想要讓精靈可以聽你的話,並且訓練成為強大的精靈,那就需要看你個人的本事了。」

說罷,空木拍了拍小黎的肩膀。

「我很看好你,我覺得你是可以成為一名優秀的訓練家的。」

「加油,不要辜負了精靈對你的信任。」

「嗯,我會的,我會讓我的精靈成為最強的存在!一定會的!」

——

火球鼠「……隨便吧,怎麼樣都好,不要用這麼期待的眼神看着我,怪噁心的。」

火球鼠撇過頭去,隨意應和了幾聲,算是同意了對戰的請求。

「好耶,就決定是你了,火球鼠!」

小黎高興的笑了起來。將火球鼠放在地上。隨後掏出圖鑑來對着火球鼠掃描。

姓名:火球鼠

等級:10

性別:雄性

特性:猛火

技能:撞擊、瞪眼、煙幕、火花、捨身衝撞、二連踢

……

「居然開局就10級了,這麼厲害。」

小黎看着圖鑑顯示的資料,又細細端詳起坐在地上的乖巧的火球鼠。

火球鼠「……別看了,這有啥好看的,干就完了唄。」

「你準備好了嗎鈴。」

望着面前還在看圖鑑的鈴,小黎問道。

「等下,我還沒看完。」

小鋸鱷坐在地上,無聊的打起哈欠。

姓名:小鋸鱷

等級:8級

性別:雄性

技能:抓、瞪眼、水槍、憤怒、水流噴射。

……

小鋸鱷打了個哈欠無聊的擺動着短腿。

小鋸鱷「你也忒慢了吧,這有啥好看的。再不指揮,那我就自己進攻了。」

「好了好了,我知道啦,開始對戰吧!」

鈴在看完該看的信息後就收起圖鑑,食指指向火球鼠的位置。

「小鋸鱷,使用瞪眼!」

小鋸鱷站起身來,兩隻眼睛頓時瞪大了,看向火球鼠。

盯……

火球鼠完全不和小鋸鱷對視,頭一撇。

小鋸鱷不死心,朝着火球鼠的臉不停瞪眼。

小鋸鱷「看我啊,看看我啊!」

火球鼠還是不理小鋸鱷的張牙舞爪,瞪眼技能對火球鼠完全失效了。

「火球鼠,使用火花!」

小黎指揮道。

火球鼠嘴巴張開來朝着小鋸鱷噴出火花。

一顆顆橘子大小的小火球朝着小鋸鱷攻擊去

「小鋸鱷快避開,然後使用抓攻擊!」

小鋸鱷「哇呀呀呀。」

小鋸鱷怪叫着,兩條小短腿飛速邁開來,朝着火球鼠跑去。

兩隻小手朝着火球鼠抓去。

但火球鼠也不是吃素的,見小鋸鱷朝自己衝來,一邊後退,一邊吐火花。

小鋸鱷「有種別跑,讓我抓你一下,就一下也好啊!」

火球鼠「……當我傻啊。」

「火球鼠,對準小鋸鱷的腿部用火花!」

小黎見小鋸鱷硬着頭皮迎火花而上,也有些着急,對火球鼠指揮道。

「沒那麼簡單,小鋸鱷,也用水槍對準火球鼠的腳!」

鈴不甘示弱,也對小鋸鱷同樣指揮道。

火花與水槍互相對準對方腳下,但也互相被避開來。

「連續火花!」

「連續水槍!」

小黎與鈴異口同聲道。

火球術與小鋸鱷也執行了命令,互相攻擊着。

糟糕!

小黎突然意識到不對,大喝道。

「火球鼠,快用煙幕!」

火球鼠停住火花,隨後一蹬,要避開水槍,但由於火球鼠附近的地面早已被水槍噴射後留下的積水覆蓋。

火球鼠根本站不穩,滑倒在地。

但火球鼠雖然滑倒了,依然噴出煙幕來,黑色的煙幕將兩人兩精靈的視野都覆蓋住。

煙幕擴散開來,緊接着將小鋸鱷也覆蓋起來。

小黎與鈴也看不到此刻場上的狀況,只能通過聲音來判斷了。

小鋸鱷也有點慌張,不知道該怎麼辦,只能原地搖晃着頭,想要看到火球鼠會從哪裡進攻。

待到煙幕散去之後,場上只剩下小鋸鱷獃滯的站在原地。

而火球鼠,則早已經悄悄走出場外,跑到放一旁的口糧,悄咪咪的吃起來了。

這樣的結果換誰都沒想到。

這邊眼見不打了,小鋸鱷反倒急了。

小鋸鱷「喂,你到底打不打啊,怎麼還吃起來了。」

火球鼠「不想打了,嫌累。」

「這算是……小鋸鱷獲勝了嗎?」

鈴也有點摸不着頭腦,這就贏了嗎,明明雙方還沒有怎麼受傷,就突然戰鬥結束了。

「大概吧。」

小黎雖然不清楚這是怎麼回事,但還是選擇相信火球鼠的判斷。

「或許是火球鼠對於戰鬥不怎麼熱情的緣故吧,所以才不想打。」

也可能性格就是這樣吧。

難不成是,親密度不夠,所以能指揮火球鼠,但只能指揮一點點。

小黎想起來TV合眾篇里,那隻傲嬌的藤藤蛇。

事實上,不止是訓練家會去選擇精靈們,精靈也會去選擇訓練家,如果訓練家不足以讓精靈滿意的話,也會有精靈選擇自行離開。

看來,哪怕是初始御三家,也不是上來就能夠完全與訓練家同心協力的。

我還需要與火球鼠更多的羈絆才行。

小黎想到這些,便朝着火球鼠走去。

輕輕撫摸着火球鼠的頭說道。

「辛苦你了,火球鼠。我不會怪你的,如果你不想對戰的話,就和我搖搖頭,我不會強迫你對戰的。」

火球鼠聽到小黎說的這些話,停住了吃口糧的行動,也蹭了蹭小黎撫摸着的手掌,算是回應了小黎。

火球鼠「剛剛火花用多了,會累的……不想消耗掉全部的體力……」

雖然不指望小黎能夠聽懂自己說的話,但火球鼠還是解釋給小黎,他的訓練家聽。

——

小鋸鱷「夠了,夠多了,給我水喝就行了,哪需要那麼多吃的啊,要噎死我啊!」

為了慶祝這突如其來的勝利,鈴抱起小鋸鱷直接抓一大把口糧,塞進小鋸鱷嘴裏。

差點給小鋸鱷嗆到。

「哈哈哈,真不愧是小鋸鱷,最喜歡你了。」

還沒等小鋸鱷吞下去,鈴就一把抱起小鋸鱷,這手臂施加在肚子上的力量差點沒給小鋸鱷勒吐出來口糧。

「真是精彩的對決啊,作為新人訓練家能夠做到這樣已經很不錯了呢。」

阿敏在一旁觀看着這場對戰,就連菊草葉也停下來藤鞭的騷擾,探出頭來暗中觀察着。

「那你呢,你和菊草葉也要來對戰嗎?」

小黎好奇問道。

「這,到也不用,我對於對戰什麼的,興趣不大,萬一精靈因為我而受傷我還是會於心不忍的。」

阿敏擺擺手道,雖然相處時間不長,但菊草葉對他自己的喜愛也是顯而易見的。

面對着這樣一個夥伴,阿敏還是不想讓菊草葉去面對戰鬥。

即便,是陌生的野生精靈,阿敏也不想對戰,那太殘酷了。

精靈寶可夢的對戰說白了,那還是因為人們的娛樂而擴大化商業化。

換做是野生生態圈裡,也不會有那麼多的對戰,精靈之間也大多相安無事,各自呆在各自的領地里。

如果沒有人類的大規模介入的話,那想必精靈們也不會開發出那麼多的戰鬥吧。

還是和平最好,人類與精靈和平共處。

和平萬歲!

這就是阿敏的個人觀點,不涉及聖母心去影響干預其他人。

菊草葉見阿敏這麼護着自己,開心的叫了起來。隨後藤鞭在阿敏衣服裏面亂甩,摩擦着阿敏。

菊草葉「愛死你了,敏敏~」

「哎呀,別別,那裡癢,住手啊,那裡不行,不要伸進去啦!」

他倆關係還真好,這親密度少說也破百了吧,這也太快了。

不忍心接着看阿敏被菊草葉玩弄,小黎假裝沒看到,扭過頭去抱起火球鼠接着在前方帶路。

今天,起碼要趕到吉野市去。拖拖拉拉可不像話!

《從若葉鎮開始的火球鼠訓練家》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