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陳年遇你
陳年遇你 連載中

陳年遇你

來源:外網 作者:陳晚禾江遲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玄幻魔法 陳晚禾江遲

所有人都認為他愛她,但是卻沒人知道他在陪她產檢的時候還在和別人聊天……<br />  她時常不明白,他不愛她為什麼要娶她呢?<br />  後來她才知道,原來愛是可以演出來的。展開

《陳年遇你》章節試讀:

不能因為自己遇到了一些不好的人,就認為世界不好,你所見到的不過是世界很小很小的一部分而已。 如果問陸星遠在陳晚禾的生命中是一個什麼樣的存在,大概就是讓她看到了世界的另一面。 血脈至親不一定會愛你多深沉,愛情也不是生活的全部,陌生人不一定惡意滿滿,也會有人像陽光一樣治癒你。 但是呢,陳晚禾並不會因此而愛上他,她只是把他當做一個有心理共鳴的朋友。 江遲拎着大包小包的吃的回來時,就看見陳晚禾一臉輕快的笑意。 這樣的笑,他只在談戀愛的時候見到過。 不,就算是和她談戀愛的時候,她在他面前也沒有這樣愉悅自在的笑過。 他默默的轉身,坐到走廊的椅子上。 雙手捂住臉,剋制着自己幾乎想上去揍人的衝動,他頭一次經歷這種感覺。 想靠近一個人,卻無能為力。 「阿遲。」有人喊他。 江遲一抬頭就看見了文思,他不悅,目光冷沉,「你來幹什麼?」 文思,「我過來看看她,有些事我們女人說起來比較容易。」 「不需要。」 文思心裏一咯噔,不明白為什麼江遲的態度突然就變的這麼冷。 「阿遲,你……怎麼了?為什麼突然變的這麼冷?我們之間是有什麼誤會嗎?」 江遲輕哼一聲,「你自己做過什麼事自己難道不清楚嗎?」 文思臉上的表情變化很細微,但是江遲還是精準的看出了她的情緒變化。 輕笑一聲說,「怎麼?敢做不敢當?文思,沒想到你的手段這麼狠,真是顛覆了我對你的認知。」 江遲話音剛落,文思的手機就響了起來。 文思一接起來就聽自己父親在那邊吼道,「你還丟人現眼的去找江遲幹什麼?他已經直接吞了我們文家所有的資金,這是要致我們於死地!」 「什麼?」文思踉蹌了一下,猛然抬眼看向江遲。 文父氣的直接掛了電話。 江遲眼神冰冷,絕情的可怕,「你我這麼多年,你應該了解我,我的眼裡是容不得沙子的。」 文思臉色赫然變白,「所以你拿整個文家開刀?江遲有必要做到這個地步嗎?」 江遲神色冷沉,「你拿別人開刀的時候,有想過自己會不會有那一天嗎?」 「你什麼意思?」 江遲,「我不喜歡解釋,就像我曾經也不會問你為什麼離開一樣,我向來只喜歡讓別人看結果。」 文思搖搖欲墜的跌坐到地上,臉色慌張的求他,「求你放過文氏集團,阿遲,看在我們從小一起長大的份上,看在我們這麼多年的感情的份上,求你放過文家。」 江遲渾身不僅充斥着冰冷,還有鋒利的怒意,「滾!」 文思真的從沒見過這麼可怕的江遲,她甚至剛剛還認為自己在他心裏還有一席之地,她甚至是想來醫院給陳晚禾添堵的,沒想到她連門都沒進去,就被江遲攆滾。 陳晚禾都不知道她來過,她被江遲保護在他的羽翼之下。 憑什麼?她憑什麼這麼輕鬆自在?明明江遲的愛是屬於她文思的。 江遲蹲下,目光沉冷的盯着她,「別一副無辜的樣子,等着法院傳票。」 語畢,江遲打了個電話,然後就有人上來將文思強行拖走。 外面的動靜驚擾了裏面的人,陸星遠開門出來,沒想到江遲竟然還會回來。 瞥了眼他帶的東西,說,「不好意思,不知道你還會來。」 江遲,「嗯,陸醫生沒事的話請回吧,我太太需要休息。」 「離婚了,還算是夫妻嗎?」陸星遠直接反駁道。 江遲眼神一冷,「陸星遠,你這是在挑釁嗎?」 「算不上。」陸星遠理了理衣服,「我只是覺得做人不應該這麼自私,你已經傷害她到心裏出了問題,難道非要把她逼瘋才罷休?」 「江總你什麼都不缺,何必跟一個女人過不去。」陸星遠抬眼對上江遲布滿風霜的眼睛。 江遲,「你好像並沒有什麼資格來教我做事。」 「我只是提個建議,江總如果聽着不舒服,可以忽略,您是江氏集團的執行者,格局應該比我們這些人大,應該不會計較吧?」 陸星遠說話句句都像是在替陳晚禾說的。 江遲聽着氣就來了,但是身份擺在那,他不能丟了風度,面不改色道,「醫生只需要治病救人就行,不該建議的還是不要建議,畢竟插手別人的家事不是什麼好事。」 陸星遠,「江總言重了,我提的建議就是站在醫生的角度提的,陳晚禾的原生家庭本身就很令人窒息,她從小到大都沒得到過愛,她不知道真正的愛是什麼,所以在她以為愛情能治癒她卻沒治癒她的時候,就把她推進了深淵裏,才會導致出現心裏問題,從而會變得暴躁充滿戾氣,因為不能改變世界改變任何,所以會選擇傷害自己。」 陸星遠無意多談,說完就走了。 江遲站在那裡久久未動,原生家庭……他一直都知道她家裡的人對她不是很好,但從來不知道究竟是一種怎樣的環境。 陸星遠才認識她多久?卻已經知道了這麼多…… 是她告訴他的吧……可是她從來沒深入的跟他說過她的家庭,甚至是每次他問起來,她都是一句帶過不太願意提及,他以為她是不想說,所以他也就沒再問起。 …… 江遲推開門時,陳晚禾已經睡著了。 一屋子食物的味道,江遲聞着就反感,轉身出去,讓助理去買了空氣清新劑,後半夜才重新邁進病房。 邁進病房之前,他對助理說,「去查查她老家關於她從小到大的情況。」 沒有說出名字,但助理知道他說的是誰,「好。」 「還有,收購文家持續進行,非關鍵性問題不必來請示我。」 助理微愣了下,說,「江總,那王總所提供的微信號,還不確定是不是文小姐的……」 江遲冷笑了下,「有蛛絲馬跡指向她,那就是她,你覺得以那群人的身份地位,能和文思扯上關係?」 助理明白了他的意思,沒在多言,轉身欲走。 江遲卻又喊住他,「讓律師全權代理這件事,沒事別來煩我。」 助理被他身上的冷空氣嚇的一哆嗦,忙說好。 助理走後,江遲進了屋內,陳晚禾睡的安穩,她好像做夢了,嘴角微微揚起,笑了起來。 她夢見什麼了,這麼開心? 江遲正研究着她的表情,陳晚禾卻突然說了句夢話,「陸醫生……謝謝你。」 陸醫生?陸星遠?

《陳年遇你》章節目錄: